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章 锦绣
    白宵还记得当年离京的场景。彼时他甚至觉得,自己是再不愿回这事非之地的。

     离京明面上是为了白家与二皇子间若有若无的牵连,哪怕分了家,他的名字依旧写在白家族谱上。更何况高位上的人对婉儿满心敌意,他如何能放心。

     哪怕是为了利益的权宜之计……那是他的妻子。

     可最重要的,却是一重连婉儿也不知晓的缘故。

     即便如此,白宵还是不止一次的回京了。

     此时此刻,皇城之中,端宁帝登基之夜的血腥气息早已散去。白宵步子一顿,心想,此刻心境倒是与五年前全然不同。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能做到像师傅那般。

     “今儿个天倒是不错啊。”白宵对着领路的总管太监说。语气悠然,半真半假,分不出是感慨,还是试探。

     而总管太监名义上是总管,实际却并不十分亲近圣驾——端宁帝身边得用的大多是女官——即便如此,总管数年来也多多少少看过女帝私下里的手段,此刻是不想多说一句话的。

     没有回答。白宵撇撇嘴,不以为意。

     脚步声匆匆,夹杂了些许清脆鸟鸣,还有初夏过早响起的蝉声。在拐过某个转角时,白宵偶然间一转头,恰好看到清风拂过柳叶,带起一阵柔和清亮的绿色。

     这些天,刮的是西风。

     他轻轻的笑了声。

     在江湖流连数年,白宵也曾去往南国。他看多了百姓的安乐或苦难,总有生活倥偬的人在绝望里再等不到第二天的黎明。

     在很早之前,他和婉儿提过:“等一切结束了,咱们和师傅回洛岭以北。”

     婉儿仍旧在担忧自己的青梅,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并未在意白宵说的“一切都结束了”是指什么。

     但白宵心知肚明,这场战争注定要开始,也注定有人落败、有人胜利。

     他曾问过师傅,什么是“天命”。师傅的眼睛很深邃,看着他,好像看过不知多少光阴。

     “白大人,到了。”总管太监轻轻咳了声,提醒明显在跑神的白宵,顺便替白宵打开屋门。

     屋内仿佛是与外面全然不同的温度,一股凉气冲出来,冲散了白宵心底的热意。

     白宵面上带起习惯性的笑意,踏进门槛。

     他看到了数年未见的故人,乔锦笙称帝五年,眉眼间化作挥之不去的冷冽。他见了礼,口称“草民”。

     端宁帝也在端详他。

     那份视线落在他身上,分明是淡淡的,白宵还是察觉到其中的不善。他不甚在意,果然,很快女帝就唤他起身。

     他没有抬头。

     乔锦笙顿了顿,单刀直入:“把你那药的来历说给朕。”

     白宵:……亏他还酝酿了很久怎么尽量安然的汇报一下婉儿近况。

     不过想来,女帝是不愿听的。

     他心底浮出不知名的情绪,也许是兔死狐悲,也许是别的。

     白宵轻言细语的叙述:陛下也知道我有个师傅对吧?那师傅……就是洛岭北术士。

     女帝状似饶有兴趣,语气里带上几分诱哄,问:“这么说,你那师傅,是心向我大燕?”

     白宵心下一滞,面上仍是滴水不漏:“臣是大燕的臣子。”

     说出的话和季礼如出一辙。

     乔锦笙笑眯眯的,说出的话丝丝加重:“朕问的是你那师傅!”

     白宵:“师傅是臣的师傅。”

     乔锦笙眼梢一挑,幽幽道:“朕……现在倒是觉得,先帝不易。”

     白宵不言不语,反是自先前起就一直站在一边充当背景的季礼在此时一拱手,说了几句场面话。

     白宵听着听着,唇角在乔锦笙看不到的地方勾起。

     他想,季大人啊……说的倒是好听。

     不过那也比不上女帝对景宁帝的诚挚追思。乔锦笙像是咬死了这个话题,一味说着自己对不起列祖,从自己登基起一直战战兢兢无甚成绩说到如今战场吃紧。

     也不想想,她上位以来,光是朝堂就见了多少血。

     白宵心思转了一圈,油然生出几分对自家妻子青梅的好奇。

     在外只听说昭阳公主享尽荣华,可就五年前那个晚上来看,乔锦笙对她实在说不上留情。

     这么多年,她是怎么过来的?

     白宵暗暗觉得:当年白霖和二皇子……

     作为有妻有子的人,他不懂啊。

     端宁帝好像终于想起来召白宵进宫的目的。她叹口气:“白卿,朕自是信你的。”

     白宵继续对女皇陛下表衷心,并决定不去提醒女帝自己早就不是大燕的臣子了。

     乔锦笙默默看着她,倏忽一笑:“按白卿看来,这药,要找什么人试?”

     白宵想了想,应道:“草民以为……”

     他委婉的告诉女帝,自己手上药不多,稍微找上几个死囚就差不多了。

     乔锦笙语带失望,追问,究竟有几人的分量?

     白宵表示,那要看天时地利人和,自己只带了引子,得现场调。

     五日后。

     乔锦笙望着地牢中数个举止言行仿若痴儿的死囚,眼中透出些厌恶。

     她偏过头,语气沉沉,问白宵:“……就这样?”

     白宵恭恭敬敬的解释:皇帝死了,再立一个不难,哪怕一时大乱……可皇帝若是成了不能理事的废人……

     语意未尽,乔锦笙已颔首:“朕,信你。”

     这一次,倒是多了几分真心实意。

     端宁帝再看一眼阴沉沉的地牢,随即一甩袖,转身离去。

     季府。

     白衣少年齐耀咬着一根狗尾巴草,坐在窗台上,脸上带出几分稚气,拖长语调:“你,在画什么呀?”

     站在书案一侧的执笔之人回答:“我妹妹。”

     齐耀“咦”了声:“那个小姑娘?都这么大啦?”

     执笔之人一顿,十分无奈:“都多少年了?”抬头看一眼齐耀,又说:“那时候……我还觉得,哪来的穷小子,医术居然不错。”

     齐耀扯扯唇角:“亏你总是一副……”

     执笔之人慢慢磨墨,状似不经意的说:“舅舅有事瞒着我。”语气却是肯定的。

     齐耀眨了下眼睛:“是吗?”

     那人沉吟片刻:“你们都有事瞒着我……白宵和舅舅又一起进宫了?”

     齐耀摸了摸下巴:“师弟,你该去见见燕帝的那个姐姐。”他解释:“应该能说的来。”

     那人笑了声:“嗯,我明白。对了,小师兄帮我把画烧了吧。”

     齐耀狐疑:“真明白啦?”

     那人放下笔,拢拢衣袖,语气悠然:“该知道的时候,总会知道的。”

     齐耀:……他怎么觉得哪里不对劲。

     那人抿了下唇,仿若叹息的念出两个字。

     齐耀竖起耳朵,细细聆听。

     天命。

     又是十日过去。

     五月中下旬,声声马蹄自皇城踏出,踏向前线。

     五月底,南帝遇刺。消息被南帝亲信压了下去,可宣德帝重伤垂死的流言还是影影绰绰的在南军中传开了,其中自有燕国推动。而下面的士兵对比着多日不见皇帝的现状,多多少少总有些信了。

     渐渐的,军心大乱。

     与此同时,乔锦笙一步一步,走下九阶。她亲手将兵符交到安乐王手中,说:“朕把大燕的儿郎交付给你。”

     言下之意,自不必说。

     先帝四子,如今的安乐王行了大礼。

     “臣,定不负陛下,不负乔氏山河!”

     乔锦笙怔了怔。

     是啊,这是她的先祖打下的山河。

     时过境迁,她早已看不到当年烽火。

     端宁帝一字一顿:“家国三千里……朕先前有负于你。”

     安乐王连说不敢当,女帝止住他的话,说出承诺。

     若是安乐王能守住这三千里家国,此后,就是惠及子嗣的一生荣华。

     季府的来客以同来时一样的隐秘消失了,除却望着东方站了一日的季礼和陪父亲一起的季诚,没有人知道。

     季礼还在回想外甥的话,说的是:“舅舅,你可知道,我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外甥的眉眼是肖似姐姐的柔和,眼中却是不容错判的坚定。

     “……我没有让步。母后会懂的,天下为重。”

     乔锦笙满心以为,自此之后,燕军当所向披靡。

     可她还是失望了。

     安乐王挂帅,率领京师中一半精锐,长途跋涉奔赴战场。端宁帝站在城楼相送,蜿蜒而去的军队在她眼里竟与当年南七来时的送亲队伍重合。

     都是鲜血淋漓的颜色。

     安乐王所率之军到达前线,作为端宁帝的弟弟,某种程度来说他在燕军中的地位很像南国皇帝之于南军。

     一切都在变好。战势向燕军倾斜,燕军占尽优势。直到有一天,探子上报,南帝已醒。

     ……

     离京时,端宁帝曾和安乐王细细说过下药之事。此刻突闻南帝康复,他只觉难以置信。

     反复确认数遍,安乐王终是咬牙:“去备笔墨良驹,本王要送信进京!”他环视众将,眉目凛然,喝道:“给本王打起精神!”

     话是这么说的,可安乐王心下清楚,燕国将士,已经被夏琰打怕了。

     这可不行。

     他心中一动,口上吩咐不停,把自京城带出的人分散开来,安置往个军。

     在给端宁帝汇报的折子上,安乐王写的冠冕堂皇:京中来的人对南军只有胜没有败。

     简而言之,提升士气。

     对于南帝已醒的消息他尚未全盘相信。得布置下去,至少要拿到五月之前的南帝笔墨,还有如今的,一起递上京。

     端宁帝收到消息,是在七月初。

     乔锦笙去看了地牢里用来试药的死囚,先前留了心思,并未将几个试药之人全部处理,此刻倒是派上用场了。那死囚仍是一副不解世事的模样,她忍着恶心问了几句话,再把人洗干净了、着人审讯……按说,药并未失效。

     那就是解药流出?

     白宵此刻尚在季府……乔锦笙下意识的不再考虑这个可能。

     或者,南国也找到了洛岭之人?

     术士聚居在洛岭以北,比起燕国与之相隔的洛岭天险,南国寻去的确颇为方便。但算算时间,乔锦笙十分不信,先不论南军是否能反应过来,就是来回路程,都不止那些日子。

     安乐王还是没有止住燕军落败的步伐。

     一个月后,两军对战清流关。这是通往燕国腹地的最后一道关卡,若是失了……安乐王很不乐观的想,自己怕是得以身殉国。

     不论他再如何力挽狂澜,清流关失守的消息还是在八月底传至京城。

     与之一起写在折子上的,是安乐王受降。

     他甚至没有用上自己的布置。

     安乐王对清流关不甚熟悉,在他看来清流关三面环山,已是天堑。却万万没想到,南军派了小队人马摸上关后峭壁,自山上冲下。燕军被打个猝不及防,等回过神,城门已开。

     端宁帝看过折子,先是大怒然后后大悲。乔锦笙站起身环顾整个朝堂,字字泣血:“四弟……”

     下了朝,乔锦笙将季礼留下,密谈一日。

     到了傍晚,季礼总算得空回家。但他尚未来得及回到季府,就再次被运往皇宫。

     乔锦笙几近失语,盯着来报之人:“……又是遇刺!?”

     时隔三个月,南国终于报复了当初燕帝对南帝所作之事。

     乔锦笙坐在龙椅上,分明是盛夏,她却觉得冷。

     偏偏在这时候,她恍然想到:姐姐她,也是这么觉得吗?

     真的……好冷。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真的不会写打架啊……(深沉脸

     清流关那里参考赵大打南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