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8锦绣
    从盖阳府出来后,乔锦笙总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乔蔓看出来了,可并不愿意去问其缘由。

     毕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她枕在表妹肩上,阖着眼,像是困倦的模样。能清晰的感觉到表妹呼出的气体,暖暖的,小心翼翼。

     等马车外传来闹市的喧嚣时,乔锦笙终于相信表姐已经睡着。她将头偏向一边,在姐姐说要早些离开时,她险些以为对方发现了。

     果然还是不该的,九公主瘪瘪嘴。

     又转念一想,应是不会留下什么痕迹。毕竟,玉乐在那之前便被自己打发走,并未看到后面发生的事情。

     乔蔓在外面的声音沉静下来后,才思索起阿婉的话。

     以她能接触到的消息,无一不是说白家二子皆是真才实干,并不依祖荫。但阿婉既然能说出纨绔二字,就一定有她的道理。

     再想到母亲突兀回府,六公主指婚白霖……端阳郡主揉了揉眉心,然后才发觉自己似乎惊动了表妹。

     “锦笙。”她软着声音唤道。

     “姐、姐姐。”乔锦笙支吾的应着,一边在乔蔓看不到的角度缓缓将自己揉皱的袖子拉平。

     乔蔓弯了弯唇,没有再说什么。

     如果将这两件事串在一起,如果母亲生气是因为在六公主的婚事上出现分歧,是不是说,至少白霖真是个惊采绝艳的?而特地提起纨绔二字的阿婉,言语间,在暗指白家长子。

     再加上阿婉多年不得子,白家长房从未间断的风流帐。

     她咬咬牙,匆匆打住自己的念头。若说母亲和舅舅出现分歧就闹成那样,简直是无法可想的事情。

     母亲,向来最是明理。

     数日后,盖阳小郡主果然去了端阳府。而一同被宣去的,还有宫中最出名的妇科圣手。

     “无论是太医还是民间高人,在为阿婉看脉前总要经过白府的。”乔蔓轻声道,“哪怕是在盖阳府,谁会往那方面想呢。”

     而切过脉后,那人果然拧起眉,许久后才踌躇道:“郡主的脉象,仿佛……”一闭眼,“被人下了药。”

     哪怕先前有了些念头,真的被对方说出时,小郡主还是一下子红了眼,泪水不断的涌出来。乔蔓揽住她,在她背上轻轻拍了拍,一边问太医:“还能救过来么?”

     对方踌躇了更久,才提笔写下方子,在交给小郡主时是珍而重之的,道:“下官尽力了。成与不成,皆要看天。”

     “看天?”乔蔓挑了挑眉,眼里的锋利与长公主一模一样。她笑了声,道:“我就不信了,还有人,能比皇帝舅舅更算是天!阿婉,咱们进宫。”

     小郡主与白家长子的婚事,是景宁帝亲自下旨所赐。

     出了这样的消息,分明是在盖阳府,打皇家的脸。

     景宁二十八年夏,端阳小郡主进宫哭诉着自己在夫家受了苛待,随之一起呈在景宁帝面前的是写好的脉案。有传言说,端阳长公主看了脉案后,曾直言问道小郡主要不要和离。

     又出宫的老人回忆,那一日,白家夫人连夜入宫,在端阳长公主所在寝宫外跪了整整一宿。

     “哪怕是和离,以后也找不到好人家了。”

     歇下后许久,小郡主蓦地说出这样一句话。

     “阿婉……”

     不知什么时候起,窗外没有被打落的夏蝉又开始不知疲倦的唱。乔蔓本是因着担忧小郡主才提出一起睡的,可始终未曾入眠,而阿婉也一直一言不发。

     直到此时,才算开口说话。

     乔蔓还是暗暗松了口气的,无论如何,能说出来总好过一只憋在心里。她沉吟着要如何安抚对方,但小郡主的语气太平静了,像是在说什么与自己无干的事情。

     “何况,是这样的药……他们是怎么想的啊。”阿婉将头埋入被子里,哪怕她再不愿意,声音里也开始带上几分哽咽,“难道不知道是陛下赐婚,如果我没有孩子,他们家的香火就要断了么……还是因为夫君是纨绔,就可以不管不顾?是啊,他们有白霖,以为我真的看不出么,哪怕再怎么叹气,再怎么责骂他,他们眼里还是满满的欣慰呢……夫君对我真的很好,只是,只是在成亲的第一天,他居然说,他对不住我。”

     在被挑开盖头,喝下合卺酒,看着满目的红色时,白宵居然说,他对不住她。

     彼时,小郡主并未往心里去,只当是为了院中已有的妾室,或者更多别的理由。

     “难道白霖也是白允之子?”乔蔓错愕。

     “我不知道。”小郡主抽泣着,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不过数年前,公公,不,白易的原配是病故的,这样的事情蔓儿也该是知道的。现在的白家夫人并不是续弦,而是被扶上来的妾。”

     乔蔓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

     已经是这么清楚的事情,可阿婉先前一次都没有对她提起。再多的苦,阿婉也是默默咽下,她知道的只有因为无子嗣而来的一份悲凉。

     一切都来得太快,乔锦笙眼睁睁看着姐姐和盖阳一起上了马车,可她连发生了什么事都是一知半解的。

     “姐姐。”她抿了抿唇,眼里划过的是连九公主自己都想不分明的情绪。不过很清楚的是,她一点儿也不想看到姐姐和盖阳走的那么近。

     明明是我的姐姐……

     怎么可以,用和抱着我一样的姿势,去抱着盖阳呢?

     九公主缓缓的走回屋子,路上看到了桂花开满枝头,芬芳醉人,几乎要让她窒息了。

     这样的情绪……是难过?

     大概不是吧,乔锦笙这样想。

     但她并不想再探究下去了,无非是让自己更难过些而已。

     乔蔓一夜无眠,乔锦笙亦是在房中等了整整一夜。

     直到天亮,宫中传来消息,彻查白府。

     再联想到先前盖阳扑到姐姐怀里哭,数日前马车上姐姐意味不明的动作。在九公主还没有想清自己下一步要怎么做时,玉乐敲响了门。

     “九公主,”玉乐也很发愁,“外面飘进来一面风筝。”

     “风筝?”乔锦笙的视线终于不再凝于一点。她揉揉酸痛的眼睛,有些不明白自己的贴身侍女想告诉她什么。

     “呃,上面写了字。”玉乐的声音越来越小。她毕竟是从宫中出来的人,又是一等的身份,还是会认识几个字的,至少能分辨出风筝上写的字是信的样式,而开头的三个字,正是九公主。

     等乔锦笙看完上面的字,她抬起头,问玉乐:“你会告诉姐姐,对不对?”

     玉乐更愁了。

     没等对方有什么反应,九公主便挑了挑唇,“给我看做什么,直接烧掉就好。”

     “九公主……”玉乐起初是想劝,但看着主子的眼神,她还是接过风筝,依言拿去烧了。

     “不用我再教你要如何约束下人了吧。”乔锦笙坐在表姐常在的书案前,一只手撑着头,案上展开的是不久前姐姐抄的书,清秀的字迹看上去总觉得有几分温软,就像……姐姐。

     她弯了弯眉,神色一下子柔和了许多。

     “是奴婢想左了。”玉乐咬了咬唇,正要请罪,却被主子挥了挥手打断。她听着主子道:“是谁第一个看到风筝的,就拿来交给你了?”

     “呃……是院里的一个三等丫头。”九公主的贴身侍女想了想,“说是,看到上面有白家的印。”

     “三等丫头,看到上面有白家的印。”乔锦笙嘁了声,眉眼间隐隐是不屑,“这不是,自乱阵脚么。”

     给端阳府中安插人手,实在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但直到乔锦笙见到对方时,她才发觉这不是普通小事。

     眼前的丫头她见过……乔锦笙捏起蜜饯,塞入口中,有酸甜的果肉在口中被咬破,舌尖溢满甜美的液体。

     三年前,刚来端阳府时,姐姐与她一同泛舟的那天。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居然还是个三等?

     九公主撑着书案站起身,许久无言。

     “把白家的下人换去一茬,这样一来,阿婉也能安心些吧。”乔蔓将熬好的药倒入碗中,用勺子轻轻搅拌后端到小郡主身边,在对方几近空茫的眼神里,一勺一勺将药倒入她口中。等一碗药喂完,乔蔓拿起帕子在阿婉唇边沾了沾,又道:“母亲这样做,该是有些私心的。只是如今看来,是最好的法子了。”

     “嗯,我知道。”阿婉收回心思,可还是有些怔怔的样子,“蔓儿,真不知道要怎么谢谢你……不然,我可能要一直自欺欺人下去的。”

     乔蔓的手顿了顿,道:“谢什么。阿婉,你说自欺欺人?”

     小郡主抿了抿唇,像是不好意思的笑了,可又摇摇头,说:“没什么。”

     像是底气不足啊……乔蔓压下心中的话,扶着对方躺下:“再睡会儿吧,昨天夜里,阿婉都没有好好休息。外面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

     “可惜了,我没有帮到蔓儿。”小郡主拉着乔蔓的手,“本来想着,可算是把白家交到长公主一边了,但现在看来,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谁知道会这样呢。”乔蔓为小郡主拢了拢耳边的发,又有谁知道,下药的人会那么按耐不住,那么……没有眼色。

     “蔓儿。”小郡主没有看到身边人突然暗下的眸子,犹自道:“一直想告诉你的。那天,就是我生辰的那天,九公主不是有离去一段时间么?白府还是有些人会向着我的,有人告诉我,九公主和白霖在一起交谈……甚欢。”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刷的微博……看到了波士顿爆炸案,复旦投毒案,还有别的其他事情。

     很难过其实,尤其是想到如果自己出了意外,父母要怎么办。

     希望逝者安息,希望幸存者平安,QAQ……也许说略恶毒,但还是希望凶手不得善终。

     唯一舒心一点的消息是看到一对妹子结婚,两个人都穿着婚纱,祝她们幸福>_

     推荐一个视频,古装电视剧里姑娘们跳舞的剪辑:.tudou./programs/view/cxHahW3skUc/?bid=03&pid=02&resourceId=0_03_05_02

     刚才关电脑,不小心把笔记本甩地上了,拾起来看到屏幕上全是马赛克,在嗡嗡响……被吓到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