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6锦绣
    到第二日,乔蔓早早就起身梳洗。此时不比以往,昔日长公主要照顾到的方方面面都压在了她身上,先前只有过在母亲身边旁听经历的端阳郡主心下不免生出几分忐忑。但转念一想,总归是可以回来后再问母亲的,这才放下心来。

     待收拾好了,乔蔓又反身坐到床边,静静看了乔锦笙半晌,回过神时才发觉自己的手指正在表妹的眉间划过,弄得乔锦笙不清不愿的睁开眼。

     “姐姐。”九公主很是迷糊了会儿,然后眼里才渐渐有了神采。她软着嗓子撒娇,问:“姐姐不多睡会儿?”

     乔蔓摇头,将手收回来扶了扶发间的碧玺簪。

     “姐姐……”乔锦笙支着身子坐起,侧过头,有些怅然道:“我也想替姐姐梳头发呢。”

     乔蔓一怔。

     “先前玉乐告诉我的啊,”乔锦笙低眉,抿着唇道:“平常人家的夫妻也会是这样的,我想给姐姐描眉梳妆,让姐姐变得好漂亮。”

     如果说前面的话还让乔蔓不知如何应答才好,后面的就教她哭笑不得了。端阳郡主揉了揉表妹的头发,说:“难道姐姐现在不好看吗?”仿佛是真的在惆怅,“我总记得,从前锦笙说……”

     话音未落,就被表妹打断了。

     乔锦笙的手指按在姐姐唇上,道:“是我小时候不懂事,”又委屈,“姐姐怎么总是打趣我呢。”

     乔蔓的心情一下子变好了。

     “嗯,是我还不够努力吧。”九公主像是自言自语,她将头靠在表姐颈侧,嗅着对方身上淡淡的香气,手也不自觉的探到乔蔓腰侧轻轻蹭了蹭,“姐姐腰好细呢,这样抱着,”手蓦地用力收紧,“都担心会不会折了去。”

     乔蔓面上渐渐泛起些绯色,看的乔锦笙呼吸都滞了滞。

     “我想要姐姐。”最后,九公主这么说。

     “算作生辰礼么?”乔蔓的声音轻飘飘的。

     “算作对姐姐的安慰……和姐姐给我的奖励啊。”乔锦笙学着表姐昨日里的动作,同样是环着对方的颈去亲吻,却不比对方的柔和。她的手已经在向下滑去,隔着夏季里轻薄的衣裳在

     乔蔓身前的丰盈处揉弄。

     “那也不该是现在,”乔蔓按住乔锦笙的手,“我得走了,锦笙。”

     乔蔓离去后,乔锦笙将自己裹在被子里许久。期间玉乐来敲了次门,说是四皇子来访,也被她以身体不适未有婉拒了去。

     玉乐见主子神色不对,便按下想要劝说的话,只道:“公主,是所有人来都一样不见么?”

     乔锦笙眨了下眼,沉默片刻后道:“别的人……你一一来问我就是。”

     等玉乐阖上门,乔锦笙又躺了会儿就坐起来,自己穿好鞋子,缓缓走到镜前。

     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忍不住想着如果真的去给姐姐描眉会是怎样的场景。

     等九公主拿起眉笔时,她又重新记起许久之前曾有过的疑问。诸位公主的容貌多是有四五分相似的,可在她渐渐张开后,却觉得与自己最像的反倒是姐姐。

     是有多久……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了呢。

     “公主,”玉乐重新敲了敲门,道:“是二皇妃来了,公主要见么。”

     一边说,一边将门推开,见到的就是坐在镜前的主子。

     乔锦笙倒是神色不变的,只沉吟了下便道:“你唤人来给我梳洗。长公主姑姑醒了没?”

     玉乐招来几个宫女,然后答道:“长公主殿下在郡主走前醒了次,不过见了郡主后又睡下了。”

     “用过药了?”她继续问。

     “嗯,”玉乐点点头,打开主子的首饰盒,道:“不过午膳后也是要用药的呢。公主,午膳要用些什么?”

     乔锦笙指了个绿猫眼的簪子就兴致缺缺了,示意玉乐自己看着来,然后道:“午膳?素菜多些吧。”

     二皇妃是带着各样精美器具作为礼品的。九公主看过礼单,便笑道:“有劳二嫂了。”

     “二殿下呀,”容颜清丽的女子以袖掩唇,轻轻笑道:“闻说长公主姑姑病了,很是担忧呢。只是府上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看来看去,也只选出这些,九妹不要嫌弃才是。”

     乔锦笙挑唇,说了几句长公主的病情后岔开话题,问:“二哥身子可好?”

     “好是好,不过太忙了。再有,殿下他总是和白家那儿子,喏,就是六公主的驸马一起,不知商量些什么,便是我都不让听的。”二皇妃捏起茶盏的盖子,“九妹改日见了他,可要帮我好好劝劝,这样不惜身子总是不行。”

     乔锦笙失笑:“若是哪日二哥真的清闲了,嫂嫂才要觉得不好呢。”

     “许是吧。”二皇妃耸了耸肩,“呐,九妹这儿的茶不错。”

     “是长公主姑姑的茶,”乔锦笙笑着订正,“二嫂喜欢的话,拿些回去就是了。”

     “可殿下只喝从白家哪儿拿的茶。”二皇妃来了兴趣,若有所悟道,“闻说,是从江南送来的,算不上顶好,也就没到贡茶的单子里去,再加上白家有路子拿到……瞧我,怎么越说越远了,”勾了勾唇,“总是别有些风味的。”

     “江南么?”乔锦笙露出些向往的模样,“听嫂嫂这么说了,我也想尝尝呢。”

     “成啊,”二皇妃又抿了口茶水,“改日我再来这里,不,现在就可以让人回去拿嘛,”她对身边的小丫头说了几句,“九妹只管等会儿就好。”

     乔锦笙原是还想劝阻,不过想起多年前初入端阳府,和姐姐一起去见京中贵女那次,她记得眼前的女子也是其中一员,穿着最艳丽的衣裳,却坐在角落里。

     回忆中的反差让九公主静下心,笑道:“那就谢谢二嫂了。玉乐,去将我收着的玛瑙镯子拿来。”,弯了弯眉,“算作回礼。”

     “这也太重了。”二皇妃闻言一怔。

     “所以,”乔锦笙眸中闪过流光,“二嫂还要多来永宁宫,陪我聊聊天也好。”

     二皇妃似是为难的咬着下唇,重新令人拿过礼单,细细看了会儿后指着一样物件,道:“那,我见九妹戴着绿猫眼的簪子,这儿还有对一样作料的耳坠,正好能凑做一副的。”

     等送走二皇妃,乔锦笙拿着放了耳坠的盒子在手中把玩,对站在旁侧的玉乐道:“把这些收进仓了吧。用午膳时再叫我。”

     说完这话,她便径自站起,往自己的斜阳斋去了。玉乐打眼色让几个小宫女跟上,自己却去寻了永宁宫的总管要来仓房钥匙,自己去归置二皇妃带来的一应物品。

     “和盖阳郡主,唔,是白夫人送来的很不同呢。”小宫女嘀嘀咕咕,被玉乐扫了一眼,总算安静下来开始干活。

     斜阳斋里,乔锦笙打开盒子,将挂在小勾子上的耳坠捏起,透着光看了看,轻笑道:“难为二哥了……还不错。”

     她戴上耳坠,接着却依旧看着盒子,许久后终于明白了什么,随即将盒子反扣,在上面轻轻一拍。

     有小勾子的那层掉了下来。

     乔锦笙环视周围,竟是找不到火石的。她无奈,只好先去看夹层中的纸片上写了什么,然后站起来,将其放在镜子后面。

     “这样,晚上点蜡时再烧掉就好。”九公主漫不经心的想,“姐姐她,大概会回来用午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