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锦绣
    六公主生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再起什么波澜。先前还有人盯着长公主突然回府的事儿,甚至特地塞了些银两给景宁帝身边的宫人,许久后才套出话。

     长公主离开皇宫是在夜里,而那之后,景宁帝房中扫出些碎瓷片儿来。

     “是什么事情,能让一直处事不惊的长公主成了这样……以至于,不顾更深露重,愤而离宫?”青年笑嘻嘻的对身边的黄衫人道。

     “说起这个。”那人瞥了青年一眼,“你又是怎么回事儿,这回收的是什么人?”

     青年“嘁”了声,语气变得恹恹的,“哪儿是我收的啊,是我爹,说是什么故人,我偷偷教人查过,来历是白的。”

     “白的?”

     “不过,他带着个小孩儿。”

     解决了长久以来的心事,按说她的心情不会太差的。但无论怎么安抚自己,惠妃都静不下来。

     眼见着那长公主都离宫了,虽然她不太清楚那一夜发生了什么,可多年下来,人脉还是有的。

     探来探去,不过探出个碎瓷片儿。惠妃咬着指甲套,数年前宫中还算热闹的时候,她什么事儿没见过,无非就是有人受了气,那物件发作罢了。

     至于是谁受了气……惠妃笑了声,高高在上的陛下,自然不会如此。

     只是没等她细究,女儿的生辰就让燕国后宫唯一的主位开始头疼。因着要在生辰宴上说出的消息,她格外尽心,又想到这是女儿在自己身边生活的最后一个年头,就更是要求面面俱到,担心出了岔子。

     等她忙过这一轮,长公主回来了,一切好似都没有发生过。惠妃深深的吸了口气,罢了罢了,今后的日子还有的要忙。

     谁让,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女儿居然已经和八公主交好呢。

     “嗯,是女儿让下人不要拿这些事情教母妃烦心的。”在面对惠妃的话时,六公主甚至没有抬起头,还是专注的绣着帕子。

     “女红倒是好了很多……咳。”惠妃想说什么,却被女儿打断。

     六公主将绣了一半的帕子展开,捧在手上看着,一边说道:“八妹妹比九公主大不了多少,若说长姐先嫁的惯例,依女儿看,七妹妹和八妹妹还要劳母亲费心了。

     “七妹妹倒还好,等指了婚,母妃偶尔去指点一二就是了。可八妹妹,丽妃出了那样的事儿,她的兄长也是靠不住的,难免还要让母妃出力。还有一年功夫,却不知道……”

     六公主指间的针顿了顿,似乎是不经意的指了下景宁帝寝宫所在方向。

     那时候,皇父的身子会怎么样?近些日子看来,是渐渐恢复了。

     “再往后,就是九公主。”燕国的六皇女抿了抿唇,眸子被额前垂着的流苏遮住,“怕是要端阳府做主的。可七公主八公主一日不嫁,端阳府便一日不回去做这个主。”

     乔洛的回府暂居,并没有掀起什么波澜,至少在端阳府内是如此。乔蔓收敛了许多,不再一有空就去逗弄表妹,尤其是在她深知……一逗弄就停不下来的时候。

     “姐姐都不理锦笙了呢。”九公主搅着自己袖子,怯怯道。

     “乖。”端阳郡主拍着表妹的背,安抚的动作随着表妹将她压在床上而变得升腾起异样气息。乔蔓算是看出来了,表妹在不满时总会这样,可到最后,还不是被自己……长驱直入。

     一如现在。

     她咬了咬唇,汗水打湿的头发粘在颈上,不舒服,但还是可以忍受的程度。

     “锦笙。”乔蔓轻轻唤了声,想着的是表妹眼中愈发闪动的心思。

     倾慕的,侵略的。

     好在六公主生辰后端阳长公主就回了宫,在那之前,乔洛曾眼神复杂的看着女儿,良久无言。

     “蔓儿现在觉得九公主如何?”她问。

     “尚好。”乔蔓踌躇了下,这样答道。

     长公主仿佛松了口气,又仿佛……坚定了什么信念。

     既然能做到垂帘听政,那么,为什么不更上一步?

     端阳长公主的回宫,把先前影影绰绰的留言压下去一半儿。至于剩下一半儿,也在想不开投井了的小宫女身上结束。

     “皇姐,想通了?”有人这么问。

     “……没有。”六公主在愈发复杂的针法中败下阵来,她放下手中的针线,微嗔道:“姐姐都要下嫁出宫了,八妹妹就没什么想说的。”

     “唔。”八公主像是认真的想了想,“等我解了禁足……就可以去见皇兄。”

     六公主捏了捏眉心,突然开始理解母妃知道自己和八公主交好时的心情了。

     永远都是有人在笑的。

     “盖阳姐姐的生辰啊,”九公主皱皱鼻尖,“这才觉得呢,亲戚多也有麻烦的地方。”

     “好在一切尚是顺利。”乔蔓松了口气,这才觉得手心里一片滑腻,竟是已经出了这么些汗了。她又看了眼四周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昔日带表妹一同去见的贵女,有多少已为人妇。

     这样的日子,哪怕再不情愿,她也是要来白府的。好在阿婉安排妥当了,女眷都在内室里,也不怕冲撞到谁。

     等戏班子上台,乔蔓搭在表妹手背上的指尖动了动,接着附在表妹耳边道:“锦笙,要在这里看么?”

     “姐姐?”乔锦笙眉尖蹙起些,很快就想明白这是姐姐和那小郡主见有什么私房话要说。迟疑了下,九公主摇了摇头,只是之后又诧异起自己怎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来。

     “唔,也好。”乔蔓怔了下,不过并没有想太多。她转向另一边,扯扯小郡主的袖子,“阿婉?”

     小郡主,或者说白家少夫人很快就借口身子不适,一同离去的还有端阳府二人。女眷们将自己看到的暗暗记在心里,到底还是无趣多些,盖阳端阳,这两人在一块儿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三人一起到小郡主房中,自有机灵的下人上前奉过茶,连留在房外的玉梨等人也招待上了。小郡主细声细气的让众人都退下,只留自己和蔓儿,还有不知为何而来的九公主。

     不知怎地,她总觉得九公主看自己的眼神很奇怪。好在有蔓儿,气氛很快变得融洽起来。

     小郡主与乔锦笙间的交情是真的并不太深,何况后者一直因对方与乔蔓的关系耿耿于怀。

     要说不介意,是完全不可能的,九公主默默的想,哪怕是你先遇到姐姐,甚至和姐姐一同长大呢。

     姐姐现在,是她的人了。

     何况,盖阳不都嫁人了么,还能做出什么事儿来。前些日子,那白家嫡长子像是又纳妾了。

     “也没什么。”小郡主是一如昔日的温柔模样,“只要他上进,便是好的。反是六驸马,陛下竟为六公主选了个纨绔……公公到现在,都很有些介意呢。”至于介意些什么,她没有说出口。

     “纨绔?”九公主在乔蔓开口前便小声惊呼,她随即捂住口。是了,小郡主身处后院,当然不会知道朝堂上的事情。在端阳府看来,白霖哪里是纨绔一般简单。

     但在这事儿上,乔锦笙还是想岔了。如果是全然不知,小郡主也不必在这种时候扯出男丁的话来。

     可九公主怎么也没想过,看着娇娇怯怯的小郡主,亦是在杀人不见血的世家贵族长大。

     “难道不是么?”阿婉眉尖不着痕迹的拧了拧,还是柔声道,“夫君常常为了二弟头疼,我偶尔听到一二,都是说他不知上进的。”

     “阿婉。”乔蔓岔开话题“再过些日子,六公主下嫁,你怕是要忙上许久。”

     若是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阿婉便是白白同她青梅一场。

     但阿婉,哪怕嫁进白家那么久,都要去防备隔墙有耳么?

     乔蔓无由的鼻尖一酸,她偏过头,揉揉乔锦笙的发,话却依旧是在对自己表姐说,“想来,白府的事儿都要阿婉一人操办?”

     “婆婆多年前便……只是,嫂嫂会来帮忙。”阿婉弯了弯眼,“蔓儿,不要不放心啊。”

     很快,九公主自觉受不了这样的氛围,借口离去。让她看着姐姐和那小郡主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都要靠在一起了,实在是种煎熬。

     姐姐啊姐姐,你就不能有点儿自觉么。

     乔锦笙很忧虑。

     “说起来,蔓儿和九公主的关系还是很好,和当年一样。”小郡主见人走了,说话就轻松了些。被九公主看着,她总觉得像是自己欠了她什么,一阵心悸。

     “不一样。”乔蔓是真的靠在小郡主身上了,“阿婉,还是没有消息?”

     “……没有。”

     看着一下子失了几分神采的阿婉,乔蔓说不出自己是在心疼还是别的。唯一能确定的是,事情不能拖下去了。

     “阿婉。”她缓缓道,“过些日子,去端阳府转转罢,花要开了。”

     小郡主怔怔的看着对方落在自己腕上的手,自然知道对方的手指是落在平日里太医请脉的地方。

     让她怎么去相信。

     作者有话要说:表姐越来越受……想让锦笙攻了。

     不由自主把所有人都配还是CP,好纠结。

     电脑一直连不上网,好不容易连上了居然还没手机开的快,还是好纠结……T^T

     怎么说呢,不知道出什么岔子了,又有种负能量上身的感觉,咬了一整板巧克力才舒服点儿。唔,真好吃>▽<……长胖了怎么办。

     虽然说是H7N9,可还是忍不住去买鸡肉馅儿饼吃,可美味了w

     ……话说铃君怎么又想开新坑了,剁爪〒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