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棋子
    玉乐被分到乔锦笙房中,虽然是位子升了,却也远离公主府核心,一时间不知道该是欢喜还是忧愁。还是玉梨开导她:“只要郡主对九公主一直是这样,不就得了?”

     “可郡主从来不是长情性子。”玉乐叹口气,“上次的雀儿,上上次的鹦鹉,最后不都是转手送人?可起初到手的时候,郡主喜欢的和什么似的。”

     “那怎么可能一样,九公主到底是九公主。”玉梨安抚道,“说不定等九公主回宫那天,会让你跟着呢。”

     “你道这是好事?也罢,现在看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玉乐始终是恹恹的,可只敢在一起长大又同时入宫的玉梨面前说说,转过身又要不被人看出她抱怨过。

     此时乔蔓正和乔锦笙一起坐在小湖边的亭子内,湖里是大片盛开的莲花,衬的整个世界都仿佛变了颜色。乔蔓将下人挥退,饶有兴致的教小表妹下棋。锦笙是第一次看到黑白棋子,放在手上掂一掂,似乎是冰凉沉重的。

     乔蔓见状,偏了偏头道:“这还是先前皇帝舅舅送的,说是琉璃烧制。我见到时也很是惊讶,竟然能把颗颗都烧成一般色泽。”说话间下巴微微扬起,不过十五岁年纪,已是愈发妖颜若玉。

     锦笙听了蔓姐姐的话才懵懵懂懂明白这棋子是很珍贵的,心里不期然有了几分难过。不过既然对方是对自己很好的蔓姐姐,应该也没什么。

     她这么想着,就抬起头,却险些忘记呼吸。

     蔓姐姐……果真是好美好美,九公主想。

     乔蔓是知道自己的话并不合适的,如果小表妹心思细一些恐怕就要多想,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但她并不是很介意乔锦笙的心情,反倒是多了几分奇异的愉悦来。可惜,这样的愉悦在看到对方的神情时就消失不见。乔蔓被她看的有些不自然,于是站起身走到廊边向下望去,水中正映出她的模样。

     明明没有不对劲的地方。

     她眉尖拢起些,别过头问乔锦笙:“怎么了?一直看着我。”

     乔锦笙小心的将棋子放回原处,才道:“锦笙……蔓姐姐太漂亮了。”

     说话间一直点头,生怕旁人不相信一般。

     乔蔓“哧”的一声笑出来,唇角上挑的模样更是动人了些。往日赞她容颜的人并不少,可多是长辈且用词素雅,也只有九公主才会直接说出漂亮二字来。

     “自然了,我曾听人说起过,母亲当年才是真的艳惊天下呢。”端阳郡主嫣然道,随即又有些惆怅,“长大些我才明白,这话自然是假的。女子一生,能见几个外人?便是母亲……见到皇帝舅舅的臣子时,都要隔着帘子。”

     乔锦笙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怎么蔓姐姐一下子变了神情,于是坐在那里颇有些讪讪不敢言。还是乔蔓又笑道怎么又把话题扯开了,接着又开始给九公主分说下棋的一些简单规矩。乔锦笙用心记着,可光是听蔓姐姐说就觉得好不容易。

     冷宫数年的生活,给她带来的更多是心理的打击,乔锦笙最不信任的人就是自己。

     却不好驳了蔓姐姐的兴致,只能手忙脚乱的应付,下着下着就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乔蔓赢得是轻而易举。好在她并不在意,只是数次后渐渐觉得无趣。

     “罢了……改日我找人来教你。”端阳郡主这般道,“锦笙既然已经十二岁,是有些晚。可什么事情都是要试试,以后不要说蔓姐姐苛待你才是。”因着方才的事情,她的语气已经淡的许多。哪怕心里明知道自己的确是太过为难九公主了,可乔蔓从小就被娇纵着,能说出这样的话已经很不容易。

     乔锦笙正是沮丧,听了乔蔓的话之后好久才点点头,又小声问:“如果锦笙学不好呢?”

     “姐姐喜欢机灵的孩子,”乔蔓更是轻飘飘道:“锦笙学不好,八公主七公主总可以,对不对?”

     乔锦笙一个寒噤,更是呐呐的不知说什么是好。乔蔓见她这样子,方才的一点不悦反倒是散去了,笑道:“当然,姐姐会把锦笙接过来,就说明现在是很喜欢锦笙的。”

     她站起来,又俯身离乔锦笙进了些,直到两人几乎是鼻尖贴着鼻尖。望着九公主眼中的惶恐之色以及隐隐出现的水花,乔蔓声音温柔:“所以,锦笙不要让蔓姐姐失望才好。”

     “……是。”

     直到乔蔓坐回去,乔锦笙才反应过来。她叠声应着,心里却是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方才离那么进,她才发现蔓姐姐的皮肤几乎是半点瑕疵都没有,好想捏一把。

     而且……顺着领口看进去,能瞧见……

     乔锦笙一下子红了脸,连原本忐忑的心情都忘了个一干二净,只记得那雪白雪白的一片,还有……实在是太难为情了!

     前夜里蔓姐姐沐浴的时候,也不是不曾看到。可不知为何,此时看来竟是相较之下好了太多。莫非只是因为衣料遮挡的缘故,才这般……?

     乔锦笙咽了下口水,慌忙捻起一颗蜜饯塞入口中,顺便告诉自己之所以想要……是因为饿了。

     因为重华宫是冷宫的缘故,被分到那里的宫女都不是多么上心,乔锦笙甚至偶然撞见过旁人偷情的场景。这样的话,她是不敢说出来的,可随着一日日长大,九公主还是明白了些不该知道的事情。

     乔蔓眨了眨眼,颇觉冤枉,她应该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才对,怎么九公主一下子变成这样?小脸红的,像是涂了胭脂一般。

     到底是尴尬些,端阳郡主右手掩口轻轻咳了声,道:“锦笙是……太热了?”

     这是实话。正值夏日,乔蔓在房里摆了冰盆都嫌不够。而此时,不过是因为坐在湖边,想着总是有风的,才没有教人打扇。

     乔锦笙努力咬着甜蜜的果肉,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让自己看向蔓姐姐,声音比从前任何一次都小:“蔓姐姐,的确是有些热呢。”

     乔蔓又是怔了怔。不是第一次听九公主说话了,从前怎么没觉得……这小姑娘的声音好软好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