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蜜饯
    第二日日一早,乔锦笙和乔蔓俱是在玉梨玉乐的服侍下更衣,接着乔蔓带了小表妹一起去守在母亲房前等着侍候。乔锦笙依旧是穿着八公主的那身衣裳,夜里还显不出什么,到白天就愈发是松松垮垮的模样,衬得她更小了些。

     待得端阳长公主起身,梳洗过后传了早膳,又看向乔锦笙。乔洛想想,还是道:“蔓儿,不然就……还是等九公主的新衣服得了后再带她去盖阳府里?这副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天家多薄待皇嗣呢。”

     一边说着,鎏金描凤纹的指甲套在桌子上扣了下,轻轻的声音停在乔锦笙耳中,让她不安。

     怎么可能不怕。端阳长公主,哪里是好相与的人?哪怕有蔓姐姐的话在前,九公主都无法抑制的想起从前在重华宫的岁月。彼时,还不至于那般凄惨,她偷偷溜出来,不知怎地就听到有人在谈论这位长公主的话。说的不好听,却也不过是刻薄一类。

     哪曾想隔日就有服侍的人在低声说着,景宁帝罚了一大批宫人,为首的几个惨到令人目不忍睹。所谓者,仅仅是端阳长公主的一句话。

     “不知道的,还以为长公主……”锦笙恍惚记得,那个小宫女后面还说了什么。但很快,就消失在她的生活里。剩下的人对她连一句解释都没有,不久之后也不见了。

     乔蔓看了眼分明是分心的表妹,放下筷子,手指划过袖口上绣的绿萼梅花,心道可不是薄待么。只是这话不能说出口,谁知道府里有没有不该出现的钉子?说是下人,可他们都是挂在宫里的名册上,被调回去都是名正言顺。

     “母亲说的是。”她迟疑一下,“那锦笙今日……?”

     闻言,一边的乔锦笙也放下筷子,坐直了些竖起耳朵。听姑母的意思,似乎是不教自己跟着蔓姐姐?那么就真是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加上对眼前姑母的畏惧……九公主的局促几乎是直接写在面上了。

     “你也别出去了,本宫着人去给盖阳说一声就是。”端阳长公主顿了顿,又道:“蔓儿不是说要带九公主熟悉下环境?正好,趁着这两天。”

     乔蔓点点头,拿起帕子在唇角按了按,道:“女儿明白的……锦笙,是不合口味吗?”她偏过头去问。

     “没有没有。”乔锦笙摇头,“是锦笙已经饱了。”

     乔蔓就笑了笑,道:“今日起锦笙可是要自己一个人歇息的。咱们就先去你的屋子里看看有什么缺了没,添置好后再转别的地方。端阳公主府别的不说,园子里芍药还是很多的。姐姐我呀,最喜欢的就是芍药了。”

     “芍药?”锦笙疑惑的眨眨眼,“药不会很苦吗,蔓姐姐怎么会喜欢?”

     乔蔓神色一顿,倒也没有想到这小姑娘会不知世事到这般地步。不过她很快转过表情,还是柔声道:“锦笙从前常喝药吗?无妨的,如果觉得苦,吃几颗蜜饯就好了。不过呀,姐姐说是一种花。”

     乔锦笙更是不解,不过很快把注意力转移道蔓姐姐口中会使药变得不苦的蜜饯上。她听着乔蔓解释这是什么东西,半晌后才慢吞吞道:“锦笙好想生病,就能尝尝了。”

     “不用生病也可以,只要锦笙想,姐姐都会给你的。”乔蔓先是有些哭笑不得,说着说着又恢复往常模样,,别过头教玉梨下去端盘子蜜饯上来。

     只是在想到小姑娘昨天的表现时,端阳郡主开始犹豫,最后暗里吩咐玉梨拿个小些的盘子,理由是甜食一类用太多了总归不太好。

     乔蔓弯弯唇,心说自己果然是个好姐姐。

     两人又闲聊片刻,端阳长公主就在旁边看着。其实大多数时候都是乔蔓在说,乔锦笙不过间或提几个问题罢了,而那问题多半都是关于各样事物究竟为何。九公主见过的东西实在不多,最后问的乔蔓被磨去耐心,只是勉强笑道:“待会儿,姐姐带你去看就是了。”

     “好的。”乔锦笙遗憾的点点头,“曼姐姐知道的好多呢。”

     “以后锦笙也会知道的……好了,先尝尝府上的蜜饯,姐姐很喜欢的。”乔蔓伸出手,自玉梨手上的盘中捻起一颗递到乔锦笙面前。乔锦笙抬头就着乔蔓的手咬了下去,又衔着坐端正,才开始吃。

     一切都再自然不过。

     乔蔓怔了怔,缓过神时忙收回手,可小表妹柔软的舌在指尖掠过的感觉,却是挥之不去。

     这算是撒娇吧……她想,一边用手帕擦去方才粘上的糖汁。

     从前怎么没发现,九公主在这方面很有天赋?说是纯真,可也太过诱惑了。

     乔蔓莫名有些罪恶感。

     “好甜。”乔锦笙含糊不清道,将细致的果肉咽下去,又自己捻起一颗来吃。等到盘子空了,才想起自己似乎又忘记分给蔓姐姐,于是略带不好意思的对手指,道:“蔓姐姐,锦笙错了。”

     “无事。”乔蔓并不在意,“又忘了?只要锦笙喜欢,要什么都可以。”

     承诺的……是不是太轻率了。

     端阳长公主颦了颦眉,却也没有出声制止。在她看来,一个小小的九公主于端阳一脉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何况蔓儿才是最像皇帝女儿的那个。哪怕现在轻率以后毁诺,亦是算不上什么。而九公主,看在蔓儿现在对她有兴趣的份儿上,只要不生出二心来,以后总能得了善终的。

     思及此,乔洛方开口道:“蔓儿,你陪着九公主。”

     “母亲这是……要出府?”乔蔓回想了下最近几日的安排,“盖阳姐姐那边,母亲莫不是要亲自去?那女儿真是不该了。”又有些忐忑。

     乔洛摇摇头,道:“既然接了九公主来,就好好待人家。本宫这是要进宫一趟,昨日里事情太多,又被你一闹,事情都没有办完。”

     “唔。”听到闹字乔蔓自是不依的,但也明白事情轻重。她捏了捏乔锦笙鼻尖,“锦笙,向姑母道别,然后咱们就去看你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