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7632985"><q id="jonqditufb"></q></span>


<fieldset id="atqfo"><map id="rhqtcv"></map></fieldse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0番外一(抓虫,误入)
    番外一

     你懂得神马是女人嘛?

     权志龙表示,他16岁以前对于女人的认知是,胸部比男人要突出。16岁以后的认知是,可以让男人肾上腺激素分泌的存在。再然后,女人=金宥真,其他的都是男人和路人。

     他在排练《秘密花园》的时候,编剧告诉他,权志龙,你得像个女人。

     怎么像?我本来就是男人啊。怎么模仿女人的动作都会有区别的啊。

     有人告诉他,去观察身边的女人,就会有收获的。

     他扫了一圈,最终将目光锁定到了自家的女人身上。金宥真是个女人,而且是对于权志龙来说,是独一无二的女人。

     他观察她喝水的神态,起床的慵懒,回眸的微笑,害羞的娇嗔。最后发现,金宥真每个动作在他看来都是美丽至极。

     他学着自家女人的某些动作,得到编剧的赞扬,权志龙果然是个学习很快的孩子么?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金宥真的每个神态每个动作,都刻在自己的心里,他闭上眼睛,就可以回忆的一清二楚。

     爱到深处,就会成为对方。——虽然好像很变态。

     爱情是美丽的同时也是可怕的。一开始权志龙对于这样的话是嗤之以鼻,哪怕他有苦涩的初恋,有很多无疾而终的恋情,这些无疑都成了他日后某些灵感的根源。可是最后,他淡忘了那些女人的脸庞,可以随意在各种节目上带着调侃的说出自己的感想。

     看似苦涩——其实早就不在意了,我有钱有才华,我不缺那些卑微的祈求的爱情。狮子座的男人,从来最看重自己的尊严。

     金宥真的出现,是一个意外。他感觉自己的人生中原本不应该有这样的存在,一个能让他心甘情愿俯首帖耳的女人。

     他喜欢她,这是很轻易就被发觉的情感。他确实是一见钟情,虽然其中带着点小男人的愤恨。但是不可否认在club她回头的那一瞬间,权志龙明确的听到了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原来胜利和大成看着某些偶像剧中所说的,还是有些靠谱的。不过有着之前的各种恋情做铺垫,他并不是很在意。喜欢对于权志龙来说,很短暂。两个多月,一直是他感情的保鲜期。

     虽然永裴一直告诉他这么做,是会被主惩罚的,但是权志龙主观认为,主一定会体谅人类感情的善变。

     但是他就是真的爱上了,缠着这个女人告白的时候,他整个人是无措的惊慌。不知道若是真的被拒绝后,他是继续死缠烂打还是永远不敢再去面对这个女人。

     幸好,他的感觉是对的,这个女人的心其实早就被她慢慢的融化。从拥抱,到亲吻到同居,到突破最后一层,权志龙拿出了当初做练习生等待出道的毅力。

     出道是他实现梦想的转折,然而拥有这个女人,是他生活的转折。

     他是个缺点很多的男人,之前的他,从来喜欢和享受被异性围绕的感觉。虽然和金宥真在一起收敛了很多,但是某些时候,依旧会不注意一些细节。

     那是他第一次觉得恐慌的时候,他从来没有那么恨过一个女人,也从来没有那么思念过一个女人。若是她离开,他一定会找到她,囚禁她,杀了她。就像那首歌一样。

     但是看到她回来时候,权志龙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下得了手,他只能发疯一般的占有她,然后开玩笑一般的要挟她,离开的话,我会和你玉石俱焚。

     一般的人都会觉得自己是个疯子吧,但是金宥真或许能被权志龙爱的那么深,或许也是因为她也有疯狂的性格存在。

     别人或许觉得无法理解的事情,在她那儿,仿若都是小事。别人觉得难以忍受的事情,她不过是一笑而过,或许还会摸摸他的脑袋,告诉他,那是别人肤浅。

     权志龙是被金宥真宠坏的。所以他也要宠坏她,这样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能分开他们。

     “你们很相配。”永裴曾经说到,大概是音乐人都是世界上比较奇特和另类的存在,他权志龙很幸运的找到了理解他的队友的同时,更幸运的抓住了金宥真。

     抄袭事件,是他第一次发现自己不是人见人爱的G—dragon,各种的辱骂纷纷的冲着他而来。在本公司的人都不敢随意出头的时候,他的宥真敢对着那些诬陷自己的人冷嘲热讽。

     连社长都叹息,这是个活得恩怨分明的孩子。但是对于身在娱乐圈的人来说,这样的性格是祸是福,谁也不知道。

     权志龙却在那个时候发誓,无论自己今后会怎么样,他都要护着这个女人过得幸福。事实证明,他不是个好男人。因为突然间的钻牛角尖,他又让那个女人为自己担心了。抱她的时候,他突然觉得,爱情就是看到对方为自己痛的时候,自己会更痛。

     他努力的活着,努力的恢复,努力的做出成绩给那些胡乱说话的人看。抄袭?19禁?江郎才尽?他从来没有认为,自己会在音乐这条道路上一蹶不振。

     MAMA典礼上,他站在领奖台上的时候,心里突然一阵快慰。他权志龙从来不是轻易言败的人。以前不会,现在更不会。

     ——他真的很喜欢宥真为他而做的那首歌啊。

     权志龙很想对所有人说,金宥真是他的女人,就像那一期的强心脏,tablo哥那样对着所有人说,姜惠贞是我的女人一样。但是他也担心,公开后,也会像东旭哥和寒星姐一样,反而更加无法亲密的在一起。

     他没有安全感,所以经常会无理取闹。他喜欢吃醋,所以看到有男艺人和宥真关系好,就会各种别扭。他时时情绪化,没事就对着自己家的宝贝抽风。可是,宥真依旧是那么爱他。

     权志龙聪明的知道,他喊着她宝贝,她也将自己当成了宝贝。

     外人眼里的金宥真,是大势的女歌手,是才华横溢的高材生,是健康的国民美人Uhey,虽然不是最完美的脸蛋,却让很多人喜欢上她后都不会改变。

     她曾被评选为最让男人着迷的女人,一个电影界的前辈还说过,如果说女人是罂粟,Uhey就是其中的代表。

     然而权志龙就是中毒最深的那个。

     他们因为各种原因,只能这么暧昧着。但是却无法动摇对彼此的感觉,也无法放开对方的手。

     有一天和国外的朋友聚会的时候,有人问到,志龙啊,你了解你的女人么?

     他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好像是放下手中的香槟,歪歪脑袋,认真的说,“我觉得,只要了解到她爱我,就够了。”

     什么是我的女人?就是能让自己以男人的身份疯狂的存在,就是权志龙的金宥真。

     作者有话要说:ps清明节小福利,因为二更什么的某妍实在是搞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