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7632985"><q id="jonqditufb"></q></span>


<fieldset id="atqfo"><map id="rhqtcv"></map></fieldset>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7权志龙的逆袭
    第二十六乐章权志龙的逆袭

     我真实的爱情,是可怕的。——权志龙

     Uhey好笑的看着这个男人红着眼眶,不停的灌水。突然间觉得自己的这段感情,让她心软的要命。

     她在一边给他轻轻的拍背,等到终于折腾完了。这个男人放下杯子,又开始眼睛闪亮亮的看着她。

     “你真的不是离家出走?”缓过劲来的权志龙挨着Uhey,七手八脚的缠住她。生怕她会跑了一样。

     “为什么是我走,要走也是你走。”Uhey表示,离家出走什么的不适合她。“你犯错,干嘛走的是我?”Uhey表示事情还没有完呢,不是你哭了就结束了。

     “对对对,我的错。”权志龙这个时候压根不管男人的自尊心的问题,“我以后一定推开往我身边乱扑的女人。我发誓!”他和这个女人在一起都半年了,怎么会不了解她。既然自己错了,就赶紧认错,不然吃苦心疼的日子还在后头。

     “发誓有什么用,回头一过,谁知道你记得还是不记得。”Uhey一脸傲娇的将脸别过去,不去看权志龙那副讨好的表情。

     “怎么会呢,我对你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权志龙将脑袋在爱人的脖子边蹭到,“宝贝,我们以后就算吵架,你可以打我骂我和我吵,或者锁门不让我进房间,但是千万别随便离开知道么?”权志龙感觉这个星期自己像是活在地狱里,他甚至会在某些时候感到对Uhey的那种刻骨的怨恨,但是随即又是无奈的思念压上来。

     “怕我离开?”Uhey听到这些话后,心头一动,回头看着权志龙,“我离开了你会怎样?”她的感情世界里,一直觉得自己被人放在可有可无的位置,第一次感受到这种需要,她心里居然有种说不出的激动。

     “我想我会痛苦的要死,或者是把你抓起来永远的绑在我身边。”权志龙这回没有嬉皮笑脸的,而是很认真的看着Uhey,他这几天抽烟,喝酒,任何东西都麻痹不了那种不安的恐惧,“我怕你一转身,就会看不见你。这几天都很怕,怕得心都疼了。”说完就抓着Uhey的手在他的胸口蹭着。

     Uhey没有去管权志龙的某些小动作,而是眨眨眼睛,笑了起来。因为五官的原因,Uhey不笑的时候带着些小女人的妖媚,但是一旦笑起来,反而和领家妹妹一样单纯清新。所以演艺圈里Uhey这种矛盾型的外貌很能吃的开。

     权志龙瞬间被治愈了,抱着Uhey就轻轻的吻上去。虽然是一场虚惊,还是让他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宥真——”吻着吻着,就想要更多。他一点点的从对方的双唇往下亲吻,延续到柔嫩的脖子。双手也开始不老实的拉扯着Uhey的衣服。

     Uhey在刚回来的时候,厚厚的外套已经脱掉了,里头只是一件简单的开衫。权志龙将手伸进去的时候,内衣的厚度完全阻挡不了他感受其肌肤的滑腻。

     女人是听觉动物,她们容易被语言所迷惑。Uhey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一天,她为权志龙的话情动了,此刻便半搂着他的脖子,任由他作为。

     某龙受到鼓舞后自然更加急切,占有她,绑住她,让她离不开他。这个时候,他脑子里头不停的充斥着这些想法。几乎是粗鲁的扯开Uhey针织开衫的扣子。一路亲吻到自己心爱的女人的胸口。

     “志龙啊。”Uhey此时也被吻得有些迷迷蒙蒙的,她其实是想先去洗个澡,但是权志龙恋爱半年只是亲亲摸摸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他抬头狠狠的吻住Uhey坚决不让她继续说话,手下却将她的上衣脱了。并且不挺的向下|身探去。这个时候,他不再是刚刚那个卖萌撒娇的男人,而像是占领自己的领土的君王。

     “回房间,房间。”Uhey总觉得在客厅她会放不开的,便从权志龙的吻里逃出来后,气喘吁吁的说道。

     “宝贝,我们这就回房间。”权志龙抱着几乎是半裸的Uhey往卧室走去,他的上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脱了。如今因为跳舞锻炼出来的健康的体型让Uhey有些脸红,这一刻,Uhey不得不承认,权志龙还是很有男人味的。

     两个人滚到床上去的时候,基本上是意乱情迷了。Uhey身上已经没有任何一件遮蔽物,当权志龙将自己的裤子蹬掉之后,便扑上来,紧紧的抱住对方,两个人肌肤的接触让他满足的叹息了一声。

     权志龙低头怜爱的含住对方胸前的茱萸,双手捧起那柔滑的‘包子’,结果得到了Uhey如同小猫撒娇一般的□。

     “要我吗?”权志龙一脸坏笑,故意将手指从Uhey的大腿内侧伸进某个敏感的地方。修长的指节在里头不老实的探索着。

     “欺负我——”Uhey已经是泪眼汪汪的,情|欲加上男人的动作,让她感觉自己快承受不住了。

     终究是看不得心里的女人流泪,权志龙将自己的凶器慢慢的顶在一个地方,“宥真,会有些疼。记住,我爱你。”一鼓作气的进去。

     “啊——”Uhey感觉不只是一个地方疼,整个身体都疼的打颤。她突然觉得,女人第一次的疼痛,果然就是要她们能狠狠的记住这个男人。她一口咬住权志龙的肩膀。

     感到肩膀上的刺痛,权志龙原本克制的欲望顿时更加热烈,他一下下的顶上去,某些地方也开始更加的湿滑,看着身下的女人从一开始的忍耐到后来的带着愉悦的妩媚。他心里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满足。

     宥真,你看,你对我的感觉是多么的热烈,宥真,我什么都是你的,你绝对不能离开我。背上指甲划过的疼痛,他已经无暇顾及。

     “宥真啊,你说,你爱不爱我。爱不爱?”力量越来越大,眼睛却死死的捉住女人的眼神。

     “爱呢,我爱呢。”双腿已经死死的缠在男人的腰上,Uhey觉得自己快疯了,分不清脸上是汗水还是泪水,她羞涩而妩媚的看着权志龙的眼睛,“I love you, till death is.”

     “记住你的话。”权志龙猛地顿住,突然吻住她,然后动作更加激烈.

     Uhey觉得为了让这个男人开心说,故意矫情的说情话简直是自掘坟墓.他就不能控制一下速度和力道?但是接下来那种激烈的快感也让她的理智完全涣散.

     最后当两个人同时到达顶峰的时候,权志龙狠狠的咬住Uhey的肩膀,“金宥真,下次再抛下我,我就杀了你,和你一起死!”

     Uhey听了后,没有露出恐惧的表情,反而笑的很是得意。如同得到什么诺言的孩子一般。

     权志龙在彻底的得到这个的女人后,才深刻的领悟到,爱到深处,哪怕是下地狱,都要带着她。金宥真,我更认真了,你逃不了的。

     作者有话要说:ps啊哦——鬼畜了。

     对于要举报的,乃如果满18岁了,就请手下留情吧。未满十八的满了十八再来看吧。某妍是成年人,所以会有涉及到成年人的内容。我已经够收敛了。

     就不懂,其实很多什么青少年文学名著都有露骨的描写。咱们随便写写同人的随便写写都给人举报不停呢。

     咳咳咳,龙哥黑暗了一次啊。不过感觉男人了——某妍捂脸,写得时候,某妍尽量不想什么的小辣椒之类的,但是好基友来照顾我的时候,拿着胡萝卜榨汁给偶喝,偶瞄了一眼还没有进榨汁机的胡萝卜——脑子里邪恶了。

     龙哥的内心其实是占有欲很强的。对于Uhey,在他受到某些刺激后,就会暴露出来那种黑暗点的思想,然后继续恢复权抽风的生活。至于Uhey,她其实是个克制自己的偏执的孩子。或许某些时候,这对cp就是两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