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42标本(一)
    当年的案件中,没有受伤的老约瑟夫·克尔独力把死亡的同伙和重伤的詹姆森·汉特带走,伪造了现场,没有告诉任何人艾瑞娅杀人的事实,个中缘由已经没有人知道了,连他的儿子小约瑟夫·克尔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哥谭警方在老约瑟夫·克尔,也就是小丑的父亲的地下室里找到了当年被小艾瑞娅杀死的那个同伙的干尸标本,也不知道是因为特殊处理还是当时确实如此,尸体脖子上的窟窿异常狰狞可怕。

     两相一对比就可以知道,小艾瑞娅对詹姆森·汉特也是手下留情的了。

     取证回来的警员瞅着艾瑞娅的眼神都有几分变化了——若不是她亲口承认,谁能想到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就能下手那么狠呢?

     “如果当时那家伙还有反抗之力,那么死的就是艾尔了。”霍奇皱眉,“艾尔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或许我该过问一下,当年科尔森女士报警之后,为什么没有警员前去查看,直到第二天才被邻居发现案件发生?”

     要知道艾瑞娅那时候才不满六岁,卧室里就藏了至少一把有杀伤力的西洋剑和开锋的大马士革钢制短剑,还有可以藏人的暗格,这些布置不可能是不顾家的詹姆森·汉特弄的,那就只有克劳迪娅了,可想而知克劳迪娅的警惕心和不安感有多强烈!绝对不可能毫不反抗也不报警的。

     那么答案就是詹姆森·汉特买通了警员,恶意忽视了那条报警信息。若是查下去难免会越扯越大什么不干净的勾当都会被扯出来,这是意图粉饰太平的哥谭警方不愿意看到的。

     那警员慌忙挪开视线,讪讪地走了。

     那个被误认为是“詹姆森·汉特”的男性被害人的真实身份也找到了,是克劳迪娅的一个老同学,那时候发生的种种巧合和有人有意动了手脚,以至于没有人把那个老同学的失踪和克劳迪娅的死亡联系在一起。

     调查还在继续,不过都不需要艾瑞娅在场了。不管警局内部派系怎么争斗,布鲁斯怎么以小丑的落网为媒介挖到更多东西,他们都下意识避开艾瑞娅了。那孩子可是在六岁时候就能杀人,现在的凶残程度更是爆表了啊,更糟心的是那孩子手里似乎攥着不少挺要害的人脉关系资料证据啊。

     艾瑞娅(又)受伤的事情自然是没瞒过身兼司法部高官和尤兰达未婚夫身份的雷蒙先生,他还满脸纠结地联系艾瑞娅,苦恼尤兰达问起的时候要怎么描述才不会让尤兰达太担心。

     结果艾瑞娅一招就解决了他多余的忧虑了。

     “竟然是蝙蝠侠的签名照!诶哟蝙蝠侠的身姿好矫健身材好好写字好好看好潇洒哦~”天知道她是怎么从那大部分是哥谭大厦的照片里看出蝙蝠侠的身姿身材的——多说一句,照片来自阿尔佛雷德老管家,签名来自布鲁斯·韦恩。

     “你真的不担心自己的未婚夫地位?”艾瑞娅数了一下尤兰达花痴的对象类型——变态杀手如“肋骨风铃”弗兰克、连环狙杀犯、食人魔汉尼拔,还有危险的黑暗骑士蝙蝠侠(这个并不邪恶不过艾瑞娅的分类从来粗糙),再瞄了眼正直无害的雷蒙。

     “这说明我是真爱啊!”雷蒙丝毫没有被打击到,艾瑞娅数出来的是尤兰达欣赏的类型,不过感情这回事从来都不是能用理想型就能概括总结的,不管怎么说尤兰达挑中了他并在最终选择了他。

     平日里总说尤兰达总是搭讪到杀人犯不过是个玩笑,认真起来的尤兰达还是很有识人能力的,例如说虽然出柜不过还是正直有为的前夫,例如说虽然长歪了不过本质不坏的艾瑞娅。

     因为在哥谭受的伤,回到匡蒂科后艾瑞娅请了三天病假——这是霍奇要求的,他想让艾瑞娅知道劳逸结合,而不是有体力的时候就拼命忙忙到撑不住了透支了才休息,当然为了以身作则,霍奇自己也得保证三餐准时按时上下班,尤其是不能像是之前刚离婚那会儿一样,没日没夜地留在办公室。

     于是超有空的艾瑞娅开始祸害霍奇家的厨房,只可惜她本来就是目标研制新型感冒药结果弄出新型□□的特殊天赋,磨刀霍霍向厨房之后每每都会刷新霍奇对“黑暗料理”的认识。

     “这是什么?”霍奇打量着盘子里颜色诡异质感诡异气味诡异的一块东西,试图看出那东西的原材料。从硬度来看,像是一半焦糊一半融化的蜡烛,从颜色上来看……或许是艾瑞娅正在尝试复制哥谭化工厂的化工废液?

     “牛排煎蛋……大概?”艾瑞娅自己也犹豫了,这东西如果不是她亲手在厨房里做出来的,她自己都要怀疑这是某种新型□□了。

     “……这个是奶油蘑菇汤?”霍奇看向另一盘,勉强能从一盘颜色怪异的粘稠液体里辨别出蘑菇的形状和存在,于是大胆推测,虽然从外观上看比较像是原油泄漏进了化工原料,有点惨不忍睹。

     “菜谱上写着的是这个名字。”艾瑞娅捧脸沮丧,“我都是看菜谱做的。”

     她还用上量杯量筒来按菜谱称量食材和调料,用上秒表和数字毫秒器来规定时间呢!

     “上帝在分配能力的时候总是公平的。”霍奇安慰她,至少艾尔没把厨房连带屋子都炸飞,这绝对值得鼓励了。

     至于为什么是霍奇家,那是因为艾瑞娅的屋子里没有厨房这一设备,本来应该是厨房的部分已经改装成简单的实验室了——当然,拿去霍奇的厨房里测量的量杯量筒都是全新没用过的。

     那个亲吻之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似乎没有任何改变,艾瑞娅没有表现出疏离却也没有更亲昵,也或许是因为两人之前的相处方式已经是默契又亲密,如果真要说有什么改变的话,大概就是霍奇都会记得早安吻和晚安吻。

     感情是要主动求取的,当霍奇低头吻上她的唇的那一刻便有了觉悟——要等艾瑞娅自己开窍,那得等到儿子小杰克结婚时候吧。

     大概所有bau外勤内勤的成员都认为,霍奇在进入bau大楼之后会自动换成“不笑(smileless)”模式,事实上就算霍奇一直面瘫其实还是有情绪有微表情的只是都被下意识忽视了而已。

     不过这点小变化是瞒不过来自浪漫的意大利国度,跟霍奇多年交情的罗西的。尤其在这么多天霍奇都尽可能准时下班不加班的情况下。

     “很微妙啊~”罗西在电梯口碰到他,语气促狭,“你们是否能有什么好消息能告诉我呢?”

     霍奇能从他八卦的话语里听出对自己的关心,不过也知道他是不得答案不罢休的,想了想,眼神微动,回答,“还需要时间。”

     “我想,只要你的心已经坚定,这个时间并不会太长。”罗西鼓励道,走进电梯顺手按下地下停车场的楼层按钮。

     “谢谢。”霍奇点头。

     ………………………………

     病假三天加上周末两天,艾瑞娅总不可能一直宅在公寓祸害厨房的,虽然她想。

     霍奇表示默默祝福了逃过一劫的厨房。

     在得知她在美国境内并有五天假期的时候,华盛顿mmp学院就向她发来了邀请函,邀请她到学校去进行为期三天共九场的讲座和研究项目指导。

     哪怕艾瑞娅弄出了再多的□□,也不可忽视伴随着□□现世的还有领衔最高科技的新型药剂,让人又爱又恨又不得不承认她在药学界得到的成就和地位,邀请她去指导某个研究项目的请柬数不胜数。

     邀请“克莱瑞教授”的研究所和药学院不少,特意提起这所高校的原因无过于这所高校与艾瑞娅的渊源。mmp学院是一所专注于医学和药学的高等院校,培养出了大批医药学方面的人才。

     前面有提过的,十八年前,艾瑞娅在帮mmp的药学院学生研发新型减肥药时弄出新型致命□□h.s.b(pingbeauty地狱睡美人),帮忙改进麻醉药,结果出来了因为造价昂贵可是有极乐享受,尿丨检还检验不出来的【天丨堂吗丨啡】。可以说正是这两起特殊事件开启了艾瑞娅研发□□的天赋,引来多方忌惮和觊觎。

     艾瑞娅也没让校方为难,爽快地选定了造福社会而不是祸害社会的几个讲座题目,浏览了所有正在进行预备进行的研究项目并从中挑选出自己擅长的或是感兴趣的部分,轻描淡写地开讲座去了,下午放学之后如果霍奇没到外地去办案还能来接她回去呢。

     可怜的以貌取人的学生们就那样被狠狠打击了。

     只是她没想到,连在学校都不省心。

     “这个人体标本是谁买回来的?从哪里买的?”结束了一个项目的实验顺便讲授了一些经验和观点提出建议之后,艾瑞娅在一个教授助理安东尼的陪伴下开始参观学校,若不是这发现太惊悚了,艾瑞娅都没打算发表意见。

     “有什么问题吗?”安东尼问。

     两人走到的地方是药学院的一个标本室,标本室里放着好几种人体标本和概念模型,塑化人体标本,人体骨骼标本,人体内脏标本,婴儿标本,畸形胎儿标本……从专业角度去看倒是材料丰富,只是从外人眼里看过去这就是妥妥的恐怖片现场。

     艾瑞娅指着的是一具完整的年轻男性的人体标本。

     “唔……这个标本大概什么时候购入的?最近一次购买标本是什么时候?”

     “我记得是一年前校庆时候一个校友送的。”安东尼想了想,回答,“之后就并没有听说有购买新的标本。”

     “那么去报警吧。”艾瑞娅摸了摸那人体标本的肱二头肌,“这具标本在一个星期前,还是活人。”

     “怎么可能!一具塑化人体标本至少需要五个月的制作时间,这……”安东尼吃了一惊,一边儿迟疑一边儿更加仔细的打量这具人体标本。他也毕竟是拿到医学博士学位证的又不是草包,仔细看了很快就发现了破绽,脸色煞白。

     “我,我立刻去报警!”

     得是要怎样凶残的心思才会把尸体这么折腾啊。

     霍奇开车到学校接人的时候,远远就看见几辆警车开进学校,去向正是艾瑞娅中午时候短信告诉他的,艾瑞娅所在实验室的那栋实验楼。

     别是艾瑞娅出什么意外了吧?

     霍奇停下车,向封锁现场的一名警员出示了fbi证件,还没等开口问明情况,不管何时何地都能第一时间发现他的艾瑞娅快步走了过来。

     见到她平安无事,霍奇暗地里松了口气。

     “我是无辜的尸体发现者。”艾瑞娅一句话撇清了自己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