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27货物(一)【修】
    正如霍奇想的那样,艾瑞娅转念就把弗莱迪·朗兹那个女记者忘记了。如果不是女孩到医院配一副防护耳罩的时候,见到那热热闹闹出出入入的摄像机和其他记者,都想不起还有个讨人厌的记者。

     被闪光灯和话筒包围的朗兹不见了昨晚上的惊恐和疯狂,眉飞色舞地讲述着自己的惊险遭遇,讲“食脑魔”有多么可怕,讲“食脑魔”是因为那个“堕丨落”的食人魔威尔·格雷厄姆才变得那么可怕。

     “不需要诉讼和律师,不需要给她更多的关注度。”艾瑞娅拿手机给瑞德发了条短信,又下意识用手扶了扶白色的时尚耳机样式的大耳罩,“一定要戴这东西么。”

     霍奇摸摸她的头发,点头。

     艾瑞娅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虽然还是不太习惯,不过还是忍住了。

     “科尔森,你要的零食。”本来还在楼下等着的老实孩子瑞德接到短信,不明所以地走进医院,把刚买的一桶爆米花递给她,“是等检查结果太无聊了吗?”

     “谢谢。”艾瑞娅道了谢,无视他的疑问,从袋子里翻出附赠的番茄酱挤在爆米花上,再到医院茶水间找医生要了几盒本来用于泡咖啡的奶精浇进去。

     “这样好吃么?”还没反应过来的瑞德好奇地问了句。

     好不好吃另说,吓不吓人是肯定的。霍奇扶额,看她把酱料和爆米花搅拌均匀了,红色的白色的糊成一团,加上爆米花自带的纹路,对于有心人而言简直惨不忍睹。

     朗兹瞬间就像被扼住喉咙一般,惊恐地瞪着那一大桶爆米花越来越近,臆想中的血腥味、焦臭味涌上喉头,让她不由吞了口口水,又觉得随着吞口水的动作胃部都隐隐作痛,耳边仿佛还能听到那计时器倒数的声音。

     “你吃啊。”艾瑞娅把爆米花放在桌上,“可能会很好吃的。”

     不,不要!拿开!快点拿开!朗兹捂住喉咙发出阵阵干呕,神态扭曲,一分的相似三分的记忆被她脑补成了十分的恐惧。在她的引导之下,其他记者都不约而同联想到了那被吃掉的人脑,脸色大变,都有了反胃的不适感。

     “媒体不应该给予凶手太多的关注,比起关注一个变态凶手,持续他带给大众的恐慌,培养暗地里的崇拜者模仿犯,更应该关注真正的民生。”姬姬在结案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再一次强调了媒体不要再过度关注这个案子了。

     关于爆丨炸受伤的事情,艾瑞娅已经跟霍奇和雷蒙打过招呼,瞒住尤兰达,以免她太担心。事实证明,艾瑞娅的要求是相当必要的,因为刚回到匡蒂科总部,他们面对了另一位女士的担心。

     看到他们完好无损没有缺员地从电梯里走出来,加西亚又是感恩又是激动又是心有余悸,眼眶都红了。天知道昨晚在她听到那个凶手装了炸丨弹差点拉了摩根和艾瑞娅陪葬之后,心里有多么愤怒多么害怕!

     她想用所有知道的脏话把那混蛋从头到尾问候一遍,恨不得把那混蛋剁吧剁吧砍碎了再用火箭炮轰成灰了!

     “科尔森,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天呐,那个混蛋怎么能这么对你,他怎么能那么做!”加西亚在看到艾瑞娅在那大耳罩衬托下越发柔弱苍白的小脸,不由脑补了许许多多的细节,越想越不妙,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我很好,大家都没受伤,不要担心。”艾瑞娅摘下耳罩给她看毫无伤痕的耳朵,眼角余光不断示意摩根赶紧去安慰他的babygirl,她还没学会怎样去面对直白的热烈的毫无阴影的关怀和担心。

     “我的天使,你不能就这样忘了你的黑骑士。”摩根搂住激动不已的加西亚,柔声边是打趣边是安慰,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还把她自然而然拉到旁边聊起关于#主管与特别顾问的感人互动#话题。

     ………………………………

     这个时候的墨西哥的普埃布拉市,这里依旧是游人如织。

     “爸,你不是说来度假的吗。”艾米丽·莱特曼畅快地在泳池里游了一圈回来,趴在池边朝岸上还在盯着笔记本电脑看的卡尔·莱特曼喊。

     “是啊,多么美妙的墨西哥天气,好好享受假期,亲爱的。”卡尔挪了挪头顶的草帽。

     他是世界顶尖的测谎专家,微表情研究学家,自己开了公司,一部分业务是跟政丨府人员例如警方例如联邦调查局例如中情局合作,一部分是承接私人业务。不过他的合伙人也是他的红颜知己吉莉安认为他太工作狂了,喊来艾米丽拖他去度假。

     “你在监视公司?”艾米丽从泳池里爬出来,撩开湿漉漉的长发瞧他的电脑屏幕,卡尔纠结地咳了咳,挡了挡屏幕。

     “需要放松的是你,不会放松的人死得早,我在健康课上学的。”艾米丽在腰间围了条大毛巾,弯腰给他退出了监视画面。真不明白为什么男人都那么容易成为工作狂,斯宾塞·瑞德也是,不过斯宾塞是职业需要,休假时候还是很放松的,才不会像她爸爸那样连放个假都不放松呢。

     “我已经很放松了。”卡尔摊手。

     “不要再监视你的办公室了,不然我就去和泳池边的男生搭讪。”艾米丽懒洋洋地躺在太阳椅上,戴上墨镜,笑眯眯地威胁。

     卡尔立即盖上了笔记本电脑,“好吧,就这样。”

     只是没过一会儿,父女俩的假期再次被打断了。

     “卡尔莱特曼博士吗?我的名字是卢·内梅罗夫,我在美国大使馆工作。现在有个紧急情况需要你帮忙。”一个金发碧眼正直老实的帅哥走了过来。

     卡尔朝艾米丽耸耸肩。

     内梅罗夫想要委托卡尔调查的是一起失踪案件。一个美籍妇女,玛勒·西格,两天前在碧海旅馆失踪了,留下了她十二岁的女儿泰勒·西格。然而来自美国国丨务丨院的官方政策是不插手当地政府的事务,意即袖手旁观。

     “过去的几年,已经有超过200个美国人失踪了,但是其中除了金发碧眼的少女,没人会引起注意。我不能对这些事视而不见。”内梅罗夫请求,“莱特曼博士,你能帮我们找到玛勒·西格吗?”

     卡尔有些犹豫。如果没有官方支持的话,很多行动都会相当不便。另一方面,墨西哥的毒丨贩相当猖狂,势力渗透到各个方面,缉毒用的都不是警员而是海军陆战队,万一这失踪案牵涉太深,他如果自己一个人当然不怕,可是女儿在身边,他不得不考虑得更多。

     “答应他吧,爸爸,那孩子好可怜啊。”艾米丽看着电视上那12岁女孩的哭诉,心生不忍。

     卡尔看了自家宝贝女儿好一会儿,表情不善地瞪了内梅罗夫一眼,还是应下了。

     “好吧,宝贝,你知道的,为了你,我会竭尽全力。”

     只是他们都没想到,短短一天时间,原本以为的失踪案就升级成了杀人案,玛勒·西格的尸体在一个酒吧的后巷被发现。尽管警方已经全力封锁了消息,可是这消息还是没瞒过大使馆工作的内梅罗夫,自然也就没瞒住卡尔和艾米丽。

     “你还有什么信息是瞒着我的?”卡尔揪住内梅罗夫的领子,没有错过他脸上一闪而过的表情变化。

     “我怀疑普埃布拉存在一个人口拐卖组织,针对的都是较为不起眼的成年女性,因为不是未成年儿童,又缺少会在意的亲友,所以一直不被重视。”内梅罗夫握了握拳头,“我没想到,会变成杀人案。”

     两个成年男人不约而同看向挨在一起看动画片的两个未成年少女。

     “难道要我去告诉艾米丽和那个小女孩,对不起,玛勒·西格死了,可是没有人知道凶手?”卡尔瞪眼。每个父亲都希望自己在女儿心中是一个英雄,他也不例外,他从来不希望女儿对自己失望。

     不就是杀人案吗,他又不是没破过杀人案。他好歹曾经也是fbi的探员啊。

     “艾米,这案子我会查清楚,前提是,你乖乖听话,绝对不能逞英雄!和泰勒乖乖留在酒店里不要出去!任何可疑人士来敲门都绝对不能开,听到没有!”卡尔严厉命令。

     “叔叔,你能帮我找到妈妈的,是吗?”泰勒还不知道自己母亲已经死亡的消息。

     “我不确定,亲爱的。”卡尔盯着艾米丽直到她乖乖点头,才黑着脸离开酒店。

     “好吧,或许我们可以先欣赏一下卡通节目。”艾米丽耸耸肩,自己坐到一边去给瑞德发短信。

     本来还想说等她从墨西哥回去之后瑞德的案子也结束了,两个人可以一起去约会呢,结果现在墨西哥的案子也不知道要拖多久。不过她很清楚,人命关天,平时怎么闹怎么任性怎么跟爸爸撒娇都没关系,关键时候她可不能拖了莱特曼博士的后腿。

     晚上时候卡尔匆匆回来过一次,天才蒙蒙亮就又出去了。

     艾米丽看了看泰勒又看了看手机,有些不安地来回走了几步,正要想说到外间打个电话给瑞德问问他关于失踪人口的意见,侧耳就听到了外面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卡尔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艾米丽立即把电话打给瑞德。

     接啊,快接啊!

     电话刚接通,就看到三个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的黑墨镜纹身肌肉大汉闯了进来。

     “斯宾塞,救命……唔!”

     房间里转眼就只剩下一个被打晕的泰勒·西格。

     三个凶徒要绑走一个手无寸铁毫无攻击力的未成年少女,简直不能更容易。

     因为调查到这起失踪人口死亡案件可能会涉及到毒丨贩和人口拐卖案件,打电话联络公司帮忙共同调查的卡尔一直觉得心神不宁,电话挂断没多久就接到了艾米丽的电话。

     “喂,艾米,有什么事吗?”

     只是电话那头传来的并不是女儿的生意,而是陌生的男声,“莱特曼博士吗?你的女儿在我们手上,如果不想你女儿发生什么不幸的话,就停止你愚蠢的调查行为。”

     “爸……”艾米丽可怜兮兮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

     卡尔握紧了手机,“艾米丽,别怕,我会救你出来的,不要怕,爸爸在这里。”

     “哈哈,真是父女情深啊,真让我们感动啊。”

     “我答应了。我的女儿什么时候能安全回来?”

     “不要报案。等我出手了这批货物再说吧。”对方阴测测地冷笑一声,挂断了电话。

     卡尔眼神暗沉,里面写满了愤怒,又接到一个未知号码的来电的时候,寒气都能冻住整个手机了,“喂?”

     “莱特曼博士吗?我是联邦调查局bau的斯宾塞·瑞德,艾米丽的朋友,我们怀疑艾米丽遭到危险了!”

     “我知道。犯人已经打威胁电话给我了。”卡尔暂时没空去分析这年轻男人直呼艾米丽名字背后的意义了,“我被要求停止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