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14狙杀(三)
    从警丨局出来之后,尤兰达就近找了警丨局旁边的酒店,开了个豪华双人套房作为两人新的落脚点,而她们的三个保镖选择了最便捷保护的房间。

     附带一提,这里也是外地前来办案的bau成员首选的住宿场所,安全相当有保障。

     一晚上的睡眠足够两位女士从枪击案的余悸中恢复,不过打游戏打到凌晨三点的艾瑞娅还把自己缩在被窝里不肯醒来,尤兰达已经早早起床涂涂抹抹做日常的脸部保养皮肤保养。

     “早,尤兰达。”将近中午时候,艾瑞娅才按掉手机里设定的闹钟,直愣愣地坐起身,歪着脑袋还有些迷糊。

     “早上好,亲爱的艾瑞娅。”尤兰达戳戳她的小圆脸,忍不住捏了把。大概是因为“浓缩就是精华”,虽然矮了点【咳】,不过这孩子“抗衰老”的体质太强,例如就算连续熬夜几天打游戏,都还是皮肤光鲜水滑更不会有黑眼圈。

     这下清醒了。艾瑞娅无奈看她一眼,把散乱的刘海都拨到脑后,打着哈欠到洗手间梳洗。

     尤兰达趴在瑜伽垫子上,一边做着保持身材的简单瑜伽,一边看女孩穿着简单的带帽短袖卫衣配牛仔裤从洗手间出来,几个动作间就在茶几上铺满了枪械的零部件,还有伪装成糖果盒的满满两盒子子弹。

     坐到沙发上的艾瑞娅正在将随身携带的格洛克25手枪重新组装,细心检查每一个零部件,确认没有任何问题,动作灵巧熟练。只是在装子弹的时候,在薄荷糖盒子的麻醉弹和苹果糖盒子的普通子弹之间犹豫了一下。

     “怎么了?”尤兰达见她停下了动作。

     “没什么。”艾瑞娅曲了曲手指,还是给手枪装上了特制的麻醉弹,再把枪藏回身上,只是在把其他零件组成了一把暗银色的沙漠之鹰和一把pss微声手枪时候,使用了有杀伤力的普通子弹。

     “你都是随身带这么多武器的吗?”

     “嗯,方便被绑架之后让他们没收。”艾瑞娅把枪支随身藏好,淡定地回答她的问题。大多数人只要看到枪支都会自动将其判定为危险物品,从而忽略了其他同样有杀伤力的物体。

     “对了,亲爱的,你没忘记我们预约了金色彼岸餐厅今天中午的主厨特餐吧?”尤兰达收起瑜伽垫,换好衣服出来之后就看她收拾好了所有零件和枪支,这才笑眯眯地递过去一条昨天逛街时新买的简单大方的小礼服。

     ……想想那毁形象的玩偶装,想想那匪夷所思的圣诞树装,想想那些丧心病狂的奇装异服。艾瑞娅接过裙子,淡定地到洗手间换衣服,重新藏起武器。

     尤兰达瞄到在她的行李箱里还有好几个精致漂亮的糖果盒子,好奇问了一句,“艾瑞娅,你带了多少种子弹?”

     “只有两种。不过,不要碰任何盒子。”艾瑞娅换好衣服出来,打开那个苹果糖盒子,拿出两颗子弹,就像剥糖纸一样剥去了子弹样式的包装,把里面的苹果味硬糖放一颗在尤兰达手心,一颗自己吃,“味道不错的。”

     ……你这些年在国外都学了些什么干了些什么。尤兰达含着硬糖,鼓起一边腮帮子,手上动作不停地帮女孩把披散的长卷发扎起来。

     金色彼岸餐厅是专走高端贵族路线的,舍得用钱懂得用心,各项客户服务都完美周全无法挑剔。例如说,因为预约了主厨特餐的两位贵客是来自别的城市的两位单身女士,餐厅就特地安排了一辆优雅奢华的银色保时捷ra来酒店接她们,开车的司机小哥还是个金发碧眼女性通杀的偶像级别的帅哥。

     “忠诚的骑士路易斯为您服务,两位尊敬的公主殿下。”司机小哥右手握拳放在左胸前微微躬身。在尤兰达伸出右手之后,顺势单膝跪下,以双手捧起她的右手,俯首用自己微闭的嘴唇,轻吻一下她的指背。

     完美的骑士礼。

     艾瑞娅默默望天,不忍直视尤兰达那过分灿烂的笑脸。

     训练有素的司机小哥自然不会忽视她,不过女孩明显表示出了讨厌肢体接触等等等的信号,他便选择了用眼神和微笑行礼。

     一路上,在经过允许之后,司机小哥都在给来这个城市旅游/度假的她们讲述这个城市的趣味历史和特色景点,在尤兰达问沿路的店铺和风景装饰的时候,都说得头头是道,哪怕是不知道答案的问题都回答得让人挑不出错处。

     在保时捷ra开到离餐厅大门还有一小段距离的时候,好像一直在托腮发呆的女孩皱起眉,摸了摸耳朵,“停车。”

     司机小哥以为她是看中路边橱窗里展出的某件商品,毕竟这种情况并不算少见,相当娴熟而平稳地停下了车,还没说话就被尤兰达打手势示意噤声。

     “亚伦,金色彼岸餐厅内部发生枪击案,嫌犯开了七枪,伤亡情况未明,现场情况未明。”

     在这个距离已经可以看到有人从餐厅大门慌乱地跑出来,有的捂着胸口干呕,有的捂脸大哭,有的拿出手机焦急地拨号,平日里言笑晏晏的富豪都没了形象。

     “应该是狙击,不是劫持。”七枪是连贯的,还能放人出来,说明就不是什么劫持人质讲条件的,真不知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餐厅虽然装潢奢华可是并不是高楼款式的,这种近距离的室内狙击根本不需要动用显眼的狙击枪或半自动步枪,只需要一把改良版的手枪就能完成任务,藏进公文包根本不会有破绽。

     “公文包?是不是像那个气质沧桑迷人的退役版007手里公文包的样子?”尤兰达伸手一指斜前方那个正在从餐厅客人的队伍中悄无声息地融入围观群众的男人。

     “我记得上次那个弗兰克也被你评价很有气质?”你的审美这么特别你司法部的未婚夫造么?艾瑞娅打开车门,没拿双肩包,轻装追了过去。

     “等一下,太危险了!”

     尤兰达拉住了想要去帮忙的司机小哥,“不要去,你会拖后腿。”

     女孩虽然战五渣,可是因为身形娇小又不起眼,意外地适合追踪。

     ………………………………

     餐厅内死亡四人,没有人受伤。

     bau到场后就迅速分成两组在现场和狙击点进行调查。四个受害人,两男两女,来自两张不同的餐桌,根据他们同伴的讲述,两桌的客人之前都只是在商业交流上有过短暂的接触,私下并不联系。

     “两位男士虽然都很有钱可是并不是客人中最显赫的,也不涉足政坛,何况邻桌还有个实权的高级官员。狙击手为什么会挑中他们?”摩根站在餐厅中央,将自己置于当时杯觥交错的环境,思考嫌犯是怎么挑选对象的。

     “一桌是商业伙伴聚餐,一桌是情侣约会。”普兰蒂斯捏了捏眉心,拿出手机调出第一起枪击案的现场照片,“我好像发现什么了。”

     “什么?”瑞德看过去。

     “红色的抹胸紧身短裙,红色的*小可爱,红色的鱼尾裙,红色的限量版lv手提包。”

     “难道嫌犯被【红女士】甩了?”摩根耸耸肩。

     “说不定?”普兰蒂斯打电话给狙击点的霍奇,把新发现的结果告诉他和罗西。

     “伙计们,我把新添加的可怜的两位男士加入名单进行搜索,然后发现了或许是共同点的行程。”加西亚打电话过来,“这两位男士,还有第一次枪击案里特定目标的两位男士,都曾经到东南亚的泰国或是缅甸进行旅游或洽商,更巧合的是,他们都在一年内乘坐过泰航(泰国国际航空公司)飞往洛杉矶国际机场的sgn109航班。”

     “《死神来了》?”普兰蒂斯想起相当著名的恐怖片。

     “好想法!可是很遗憾,并不是,他们都没有同时乘坐同一班飞机,跟他们同机的其他乘客都没有意外身亡。”加西亚转了转手里彩色羽毛装饰的圆珠笔。

     所以其实你也怀疑过是《死神来了》吧。

     “还有另一个共同点就是,这四位男士的身高都在六英尺左右,都没有吸丨毒记录,甚至连犯丨罪记录都没有,清清白白就像小葱拌豆腐,上次在中餐馆点过的那道菜一样。”

     “加西亚,再查一下受害人之间是否互相认识。”霍奇听取其中有价值的部分之后,布置了新的检索任务,“还有一年内曾经乘坐sgn109的男性乘客,关于sgn109的事故或是特殊事情,不排除疑犯还没确定真正的目标,只能不停寻找相似条件的受害人。女性受害人的调查也不能缺少。”

     “yes,sir.”加西亚眼角瞥到最旁边的计算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陌生的运行程序。

     “或许我们应该跟报案人谈谈?”罗西挤眉弄眼地瞄了眼严肃的bau主管,摸摸胡子,“我们的报案人呢?”

     “她发了一串代码的短信,加西亚正在进行解析。”霍奇从窗户看出去,扫视一圈人群都没有看到艾瑞娅,脸色微变,又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惊呼,“发生什么事了,加西亚?”

     “那是一个未知程序的核心代码,长官你知道密码吗?暴丨力破除的话需要时间。”

     “三个大写的字母a。”霍奇沉声回答,边接听电话边快步走向餐厅大门,他已经能猜到那孩子跑哪去了。

     “密码正确!喔,这是一个精确到英寸的定位程序,红点正在移动中!”加西亚把详细的街道名称告诉他们,“谁可以告诉我这个目标是什么?”

     “是艾尔,她去追踪嫌犯了。”霍奇低沉的声音里难掩愤怒和担心,手机调出导航辨明方向就追了过去。他早该想到的,或许平时艾瑞娅看上去冷漠又懒散,可是如果亲眼看到凶手从眼前路过,她就会“顺路”追过去,例如说上次恋眼癖的案子,例如小时候的好几次蹲点抓恋丨童丨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