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示君(上)
    王孙满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为了一件事,全身心地投入进去?33??甚至连生命都在所不惜。

     这才是一个生命存活于世的意义,而不仅仅只是类兽,王孙满注视着青虹,看到的却是一个伟大的奇迹。

     从来没有一件文宝,能成人,但眼前的青虹,却反其道而行之,这是要将人炼制成文宝。

     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这是天才的构想。

     一个天才的想法,并不伟大,伟大的是把这个天才的想法去一步步实现,这才是真正的伟大。

     王孙满看着青虹,就像是在注视着一个伟大的天才,这简直就是人世间最完美的艺术品,让王孙满不得不赞叹。

     如果说,王孙满只是一个刚刚踏入到真正的文士殿堂的菜鸟,那创造出青虹的这个家伙,绝对是宗师以上的人物,面对着这样的一件瑰宝,王孙满如何不激动,不狂热?

     到的此时,王孙满才算是真正的摸到了文士的边缘,何谓文士?创造伟大!

     王孙满此刻的眼睛中,除了眼前这件完美的艺术品外,再无他物。这般狂热,是王孙满之前从来没有过的,这让云无月很是惊奇,不明白这青虹剑灵有何非凡之处?

     王慕白对于王孙满此刻的神态,充满了羡慕,青虹是自己偶然获得的,可在自己的手中,却如凡物一般,真是暴殄天物。今日,若不是遇到了王孙满,青虹这件宝物,怎会出世?

     看来至少在剑道之上,自己不如王孙满。

     这突如其来的想法,让王慕白有些讶然,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如此平静地就接受了这个事实,真是意外。

     “王公子,我家郎君没事吧?”

     云无月还是有些忧虑,此刻的王孙满和平时的王孙满,完全就是两个样,太让人不安了。

     “云姑娘,这是王孙兄的机缘,我可是恨不得取而代之,可惜,我在剑道之上,确实没有太大的天赋。唉,文士之途,太过于浩瀚,不说其他的,就说文士六艺,就如繁星一般,若想六艺圆满,那恐怕非凡人能成。”

     王慕白的叹息,让云无月放下心来,看来自家郎君是遇到大喜事了。

     “王公子,你说文士六艺太过于浩瀚,这怎么和我知道的不一样?”

     云无月的问话,让王慕白突然来了兴致,拿起酒壶,替云无月倒了一杯,这才说道。

     “世人皆说,文士六艺,不过是文士的基础而已。这话对也不对,你若是只想着晋升文位,那文士六艺确实只是基础,可这般人,都是庸才,不堪造就。当然,若想六艺圆满,那必须得有超越天才的天赋,更得有机缘。云姑娘,你可知道,自古相传,想要成为大宗师,那就必须得六艺精通,这是最基本的条件。可凡夫俗子,都以为这只是个传说,个个自作聪明,刚刚跨过六艺的门槛,便急不可待地晋升文位,真是愚不可言。”

     王慕白这番讽刺,让云无月觉得有些牵强。

     “王公子,人生苦短,若是不能尽快晋升文位,爬到高位,怎能施展才华?”

     云无月的辩驳,让王慕白一脸无奈。

     “所以说,学院制度,才是扼杀天才的罪魁祸首。当初,周文帝创立学院制度,虽说泽被天下,但却将通往大宗师之路给堵死了,可悲,可叹!”

     王慕白的这种说法,让云无月很是意外,或者说,王慕白对于学院制度的评价,很非主流。对于学院制度,自古以来,世人皆是赞扬不已,被认为这是开创了文士盛世的举措,可到了王慕白的口中,学院制度成了扼杀天才的罪魁祸首,这让云无月如何不震惊?

     “你很意外,哈哈,一开始,我听到这种说法的时候,也是惊诧不已,但很快,我就明白了,学院制度确实在扼杀天才上功不可没。你可知道,自从学院制度成立后,就再也没有大宗师出现了,原因何在?还不就是因为学院制度的存在,让天下文士陷入到了一个误区,以为文位才是根本,只要可以晋升文位,那一切都会水到渠成。哈哈,大宗师如果可以像流水线一般的生产出来,那这样的大宗师还算什么大宗师?云姑娘,我再说一点,自从学院制度成立后,不光是大宗师没了,就连宗师也越来越弱,而且非常的偏科,就拿稷下宫来说,如今的三位宗师,一个偏向文学,一个偏学工学,一个偏向商学,这若是放到学院制度成立之前,怎么可能成为宗师?”

     王慕白真的很狂妄,居然指责稷下宫中的三位宗师不算是真正的宗师,这有点狂的没边了。

     “王公子,那以你看来,宗师该是如何?”

     “如何,至少得六艺精通,六课娴熟。”

     “这怎么可能?不说六课了,就是想精通六艺,若是没有二、三十年的时间,都是不可能的。二、三十年的时间啊,对于人生来说,已经是小半了。”

     “哈哈,吾等文士,秉天地气运而生,若是连这点志向都没有,那和普通人有何区别?云姑娘,你不是天才,你不会明白,天才不可以常理论之,所谓一法通则万法通,说的就是如此,但若没有雄厚的基础,何来万法通?”

     王慕白的这种说法,是上古之时,世人对于宗师的看法。当时,百家争鸣,宗师横行,哪一个宗师不是文能治国,武能破敌?可现在,宗师都成了专才,这算什么宗师?一个个匠气十足,真是辱没了文士二字。

     云无月被王慕白这惊天动地的观点,给完全地震懵了。

     “王公子,那为何世人都说,上古之时的宗师,只是人们虚构出来的?”

     “是吗?自己不行,就以为别人也不行,这是庸人的想法。你可知道,我大周朝为何被小小的大夏国给欺凌了百十年?”

     王慕白突然转移话题,这让云无月有些发愣。

     “不是说大夏国蛮荒之地,好战斗狠,全民皆兵,我大周朝不屑与之争斗。”

     “哈哈,这真是笑话,天底下最大的笑话。可事实却是,大夏国出了一个真正的大宗师,所以我大周朝才被压制了百十年!”

     王慕白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胸中充满了悲愤。

     “可悲的是,被别人欺凌,我大周朝所谓的文士们,却一个个只会对内愚民,对外献媚,这般文士,算什么文士?”

     今日,王慕白被王孙满给刺激了,将心中往日里积蓄的郁气,一股脑地发泄了出来。

     不过,他倒是痛快了,却没想到,让云无月这个小童生,三观全毁,整个人彻底地被摧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