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进城(上)
    白水城,并不大,不过三条街,整个县城人口还不到一万,看起来和前世地球上的乡镇差不多,和繁华一点都不沾边,倒像是一个大集市。

     王孙满纳了云无月为妾后,王孙家便决定举家搬到了白水城,开始新的生活。

     此时,王孙满还没有来到白水城,就已经在白水城出名了。当然,这不是因为王孙满是童生,而是因为王孙满的姬妾云无月是童生。

     这年头,文士是何等荣耀,云无月这童生,甘愿做王孙满的姬妾,这事怎么看都很奇怪。要知道,云无月有了童生的身份,就算是嫁到了举人家,也一定会是妻子之位,可王孙满只是一个童生而已,这让人如何不诧异?

     别人会诧异,但周绾和娄敬却不会诧异,如果没有王孙满,那云无月想成为童生,希望渺茫。这也让周绾和娄敬,对王孙满更高看了一眼,没想到王孙满还有如此本事,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云无月成为童生这件事,影响最大的不是别人,而是赵亨。这个桃源镇小学堂的第一天才,此时不要说和王孙满比了,就是连王孙满的姬妾云无月都不如,这让赵亨情何以堪!

     “爹,我们不能再等了!”

     赵亨只觉得自己的脸面现在是彻底地掉在地上了,再也捡不回来了。王孙满一日不除,白水城就没有赵亨的立足之地。

     赵弘也没想到,王孙满还有如此手段,居然让自己的姬妾也成了童生,这简直就是名士手段,太不可思议了。即使是进士,也不可能让别人想成为童生,就成为童生的,这等手段,可谓通神。

     “亨儿,莫急,王孙满如此高调,这必然是周绾的计策,为的就是打草惊蛇,让我们自乱阵脚。王孙满的姬妾就算是秀才,那又如何?女子怎能上得了台面?”

     赵弘虽然心中也很焦虑,但千泉城的争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自己此时可不能出错。只要封伦胜了宁成,那一切都好说。

     赵弘的想法,赵亨现在也算是明白了,可赵亨却不能等。

     “爹,王孙满挟如此声势进入白水城,赵穿怎能阻止?”

     赵亨的话没错,本来以为王孙满是个软柿子,却没想到,王孙满的真实面目如此恐怖。看来,赵穿想阻止王孙满进入白水城稷下宫中学堂,恐怕是不行了。

     “亨儿,阻止不了王孙满,但阻止得了娄敬也可以。”

     两害相权取其轻,此时看来,娄敬还是更好对付一些。再说,娄敬乃是周绾的亲传弟子,绝对不可能拉拢过来,可王孙满则不同。

     赵弘虽然这样说,但对于赵亨来说,却没有多少信心。赵亨很清楚,娄敬是一个真正的天才,而王孙满则不是,他自己也不算。

     “爹,对上娄敬,我没有多少信心。”

     赵亨的表态,让赵弘有些失望,看来近段时间的变故,让赵亨失去了以往的信心,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亨儿,王孙满可以用道种文宝来成就云无月,而我也可以。”

     说完,赵弘拿出一个木盒,放到了赵亨的手中,这让赵亨一愣,有些意外,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件文宝。没想到,赵弘居然还藏有这样的一件非同一般的文宝,这是意外啊。

     赵亨拿出文宝,是一首诗。

     “无题百金买骏马,千金买美人。万金买高爵,何处买青春?”

     这首诗可称得上举人之作,只是赵弘从何处得来?

     “爹,这是一首好诗啊,比起王孙满的《鹅》,要好很多。”

     赵亨说的没错,王孙满的《鹅》诗太过于直白,犹如稚童儿戏,眼前的这首《无题》诗,却蕴含了很多感悟。

     “亨儿,这是为父当年在天子城,偶然所获,以这首诗做你的道种文宝,定能让你成为童生!”

     赵弘这也是发狠了,一定要把周绾给拉下马。

     “爹,有了这首诗,我一定可以成为童生。”

     “那好,你且焚香沐浴,平静心神,三日之后,待你成为童生之后,咱们就进城,会一会周绾。”

     赵弘看来终于忍不住了,这是要一举拿下周绾,心真是大啊。

     白水城,稷下宫中学堂。

     周绾看着娄敬,心中满意之极,此时的娄敬,若不是刻意地压制自己的实力,那早就成了童生。可以说,娄敬现在的实力,比起云无月这个催生出来的童生,那要厉害得多,即使与王孙满相比,也相差无几。

     “先生,听说赵亨在家焚香沐浴,看来他真是得到了宝贝。”

     娄敬的话语中充满了戏谑,这让周绾摇起头来。

     “赵亨自视甚高,可惜,他成不了大器,秀才已经是他的极限,不足为虑。倒是这稷下宫中学堂内,有几人你得注意了。”

     周绾的提醒,让娄敬放下手中的笔,看向窗外的稷下宫中学堂,此时学堂已经放假,没有了往日的喧闹,很是安静。

     “先生,我听说,赵穿这人,心胸狭窄,我和王孙兄二人想进入这稷下宫中学堂,恐怕没那么容易。”

     娄敬虽然嘴中是这样说,但心里却对稷下宫中学堂中的这些童生,并不在意。

     文士,乃天书大陆的尊贵之士,尊贵之人必有骄傲之心。可一旦一个文士,没有了骄傲之心,那就成了土鸡瓦狗,比如赵弘这般童生,实在是文士之耻。

     周绾看着稷下宫中学堂内花坛中种植的牡丹花,有些叹息。

     “昔日,在千泉城,赵穿还算得上是奋发之士,可惜,这十年来,白水城的日子,将他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周绾这声叹息,娄敬并不认同。

     “先生,这是赵穿自找的,当初他攀附权贵,迫害先生,却没想到,被人当成了马前卒,成了看守先生之人,真是可恨可怜啊。”

     娄敬的气愤,让周绾笑了起来。

     “我倒是得谢谢赵穿,没有这十年的沉淀,我最多可以成为进士,可有了这十年的沉淀,金銮殿前唱名已不再是奢望。”

     周绾这傲气的话语,让娄敬佩服之极,十年之前,周绾就是秀才,有进士的潜力,但如今有了这白水城的十年沉淀,周绾要在金銮殿前扬名,就不再是奢望。

     整个大周朝,每年能在金銮殿前唱名者,只有十人,这是何等的艰难,也是何等的荣耀!

     “先生,学生在此,预祝先生可以得偿所愿。”

     “哈哈,这话我爱听。不过,娄敬,你比我更有天赋,也更有机会,所以,不要在乎眼前的一时得失。要明白,能在金銮殿前唱名者,才是好男儿!”

     周绾对于娄敬的期待,让娄敬激动异常。

     “学生定不负先生所望。”

     “那就好,就让赵亨成为你的第一块垫脚石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