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君子报仇(上)
    赵弘的倒戈,将赵穿逼到了墙角,本来赵穿还想着等封伦倒下,齐王不得不出手之时,可以进退自如,但现在,周绾已经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了,如何能再等待?

     贩卖私盐,这种事做得说不得,根本就拿不上台面,可现在,赵弘站出来指证赵穿,这让赵穿如何能忍?

     对于赵亨的失手,赵穿很是意外的,毕竟,谁能想到王孙满这个只有半颗文种的家伙,居然如此棘手。

     剑道文种啊,有多少年没有人敢这样做了,这小子倒是个狠人!

     周绾在白水城蛰伏十年,没有白费功夫,但同样的,赵穿虽然不如周绾,可白水城这十年的磨练,也没有消磨了赵穿的斗志,而且,与周绾不同,赵穿走上了另外的一条路。

     当初,周家被流放,赵穿这个周绾曾经的同窗,敢如此落井下石,那也是因为这样做有足够的好处。赵穿心里很清楚,比资质,比天赋,周绾在整个大周朝都能排的上号,但周绾的文种被封印后,不得不重来,这就给了赵穿追赶的机会。

     文丹,对于文士来说,是犹如毒果一般的存在,但同样的,如果想要拼死挣扎一番,这也是唯一的出路。

     赵穿的资质和天赋,最多只能达到举人,这让心比天高的赵穿,怎能认命?这十年来,周绾在重新来过,可赵穿也在不断地积累,积累足够的文气,来消除文丹带来的隐患。

     功夫不负有心人,十年来,赵穿如此疯狂地攫取钱财,当然不是为了自我的享受,而是为了能弥补文丹带来的副作用。

     世人都说,周绾厚积薄发,一举成为秀才,举人也不在话下,进士更是指日可待,这才是大丈夫!可赵穿同样不觉得自己差,当初在千泉城,所有人都说,自己今生能成为举人,就已经是天幸了,但白水城这十年来处心积虑的谋划,让赵穿怎能不得意?

     举人?

     笑话!

     我赵某人怎能满足于一个小小的举人?他周绾有金銮殿前唱名的雄心,我赵某人也有!

     为了这般野心,就算是万夫所指,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赵穿看着眼前的这颗血文丹,心潮澎湃,自己十年的心血,全部在此,能不能成功,就看天意了?

     谁能想到,赵穿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炼制血文丹,这真是疯了!

     血文丹,就是碧血丹心,乃文士执念凝聚文丹所化。当年,千泉城权争,周家失败,但这中间,最让人扼腕的不是周家众人,而是逢绛。逢绛乃朝廷派给齐王的相国,但却被卷入到千泉城的权争,悲愤而死,一颗进士丹居然转化成了血文丹。这般奇事,却被赵穿给隐瞒了下来,这也是赵穿愿意离开千泉城,来到白水城监管周绾的重要原因。只有远离千泉城,赵穿才可以暗中行事,慢慢地消解血文丹的怨气。

     如果说文丹是毒果,那血文丹就是毒药,哪个文士敢服食血文丹,那真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了。可万事万物,总有相生相克之物,血文丹虽然是毒药,但若是能消解怨气,以毒攻毒,也是文士晋升文位的一条路径。

     赵穿清楚得很,如果没有意外,那他想成为进士,就只能是幻想,如今有这么一个机会,赵穿怎能放过?

     周绾对于赵穿的感情,很复杂,原本在千泉城,他是天才,若没有这番变故,周绾恐怕早已是进士中的一员,而赵穿,对于周绾来说,不过只是一个人生中的过客。可偏偏这个过客,给了他致命一刀,这让周绾怎能忘却?更何况,当初在千泉城稷下宫,周绾对赵穿可是多有照顾,这般忘恩负义之人,周绾若是不能亲手复仇,如何报德?

     时间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赵亨被王孙满一招击败,赵家眼看就要完蛋,却没想到赵弘反戈一击,挺身而出,指证白水城稷下宫中学堂的校长赵穿贩卖私盐。这不过六七天的时间,整个白水城就像是过了好几个月一般,似乎这一年的好戏都在这几天上演了。

     如今,形势立转,所有人都在观望,看赵穿如何收场?

     今日,是白水城稷下宫中学堂开学的日子,也是周绾和赵穿了解恩怨的日子。

     十年恩怨,也该了解了。

     天公真是不太作美,前两日艳阳高照的天气,到了今日,却变得阴沉了起来,让人觉得很是压抑。

     王孙满看着台上的赵穿,觉得自己似乎有点看错了。世人都说,相由心生,可赵穿,却没有一点奸诈之相。相反,赵穿浑身透露着一种刚毅的气息,这种人,意志坚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看来,赵穿和周绾只之间的恩怨,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周绾此刻胜券在握,心中的怨气一扫而光,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天才就是天才,庸才就是庸才,赵穿这块朽木,想要麻雀变凤凰,真是痴人说梦。

     “赵穿,你可想到有今日?”

     周绾此刻一舒心中的郁气,精神焕发,面对着赵穿这个仇人,怎能不心情畅快?

     “十年,十年了。这十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想着复仇,而你赵穿,就是第一个。”

     周绾的语气并不激动,很是平缓,就像是在叙说一个事实。看来,这十年的沉淀,将周绾打磨地更璀璨了。

     周绾这宣判式的说辞,并没有吓倒赵穿,相反,赵穿越发地刚毅起来。这就像是十年前,在千泉城稷下宫,面对着周绾这个天才,赵穿当时也是如此。

     不服,不屈,怎能认命?

     “周绾,我并不欠你的。”

     赵穿一开口,就让周绾怒笑了起来。

     “你不欠我的?哈哈,真是笑话,当初你我同学一场,我可曾亏待过你?我家出事后,是你亲自举的报我,这算不算忘恩负义?不过,你倒是够狠,居然追着我,将我在白水城压制了十年,你现在说你不欠我的,你还真有脸啊!”

     周绾的指责,让众人一片哄然,没想到赵穿是这样的人,真是小人啊。

     赵穿却神色不变,就像是没有听到众人的议论一般,只是盯着周绾。

     “当初你周家叛乱,我举报你,乃是为了公事。后来,我来白水城监管你,乃是私事。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我可有做错?再说,当初你我同学一场,你没有亏待过我,可白水城这十年来,我可曾亏待过你?”

     赵穿的反驳让周绾一愣,没想到赵穿如此说,这让周绾眼神一冷。

     “哦,这么说,你我之间,算是恩情两断。那么,今日,我为了公事,就要拿下你。”

     “好,这才是君子所为。不过,你真的以为,我不如你吗?周绾,你还是没变,从来不把别人放在心上。今日,我就让你看看,你没有瞧不起我的理由。”

     赵穿的话,让王孙满觉得很意外,没想到一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好戏,居然演变成了如今这般为了公事而争斗的烂戏,真是太让人失望了。